小说推荐网 - 推荐最新、最好看的小说!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

当前位置: 主页 > 言情小说 >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

更新时间:2019-03-12 12:34

分类:言情

首发网站:起点

作者:籽月

阅读地址:点击阅读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简介

少年李洛书出生没多久,父母双双离世。 他被奶奶赶出家门,只能借住在舅舅家,沉默的当一个可有可无的影子。 本以为人生会一直灰暗,却在最孤寂的日子里,遇到了最灿烂的黎家姐弟。 从此心里装进了一个人,再也拿不开,抛不掉,扔不走...... 当她失去最爱的弟弟时,他愿意放弃姓名,永远当她的弟弟。 本想就此默默守护一生她被挚爱惨痛背叛,他拿出自己所有的爱与温暖...... 当她被围困在死亡时,他情愿替她躺在血泊之中。 可是,他却早已失去爱她的资格。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精彩章节试读

黎初晨望着哭泣的黎初遥,心也沉沉地痛了起来,眼里的眼泪也不由自主地流出来,他手足无措地扶着黎初遥的肩膀,着急地说:“姐,你别哭了,求求你,别哭了。”

    你知道吗?你这样哭,把我的心都哭地揪起来了。

    “初晨,你说他为什么这么对我?”黎初遥哭着问:“那么多年了,他对我的好,难道都是假的吗?”

    “姐,你别难过,为了那种人,不值得。”黎初晨抬手笨拙的为她擦着眼泪。

    “我知道,为韩子墨这种人渣,我不值得。”黎初遥虽然这样说着,可是还是忍不住眼泪一直流:“可是初晨,我真的以为他很爱我,我真的以为他很爱很爱我,我真的以为他离不开我的。可是……这些都是我自以为是啊,我黎初遥一向自以为聪明,却连一个人是不是真的爱我都看不透,我根本就是一个白痴,是个白痴啊!”

    “姐,你别这样,别这样。你这样哭我真的好心痛。他不值得你这样哭的,他不值得,他那才不叫爱,才不叫。”黎初晨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看着她哭泣的样子,身子好像自己会动一般,双手捧起她的脸颊,缓缓的凑上去,像是着了魔一样,一下一下的亲吻着她面颊上的泪珠和伤口。

    他像是捧着珍宝,动作轻轻的,缓缓的,像是羽毛飘落在她的脸上。

    他的吻里满是疼爱与怜惜,他的爱是那么是深沉而浓烈。

    那些深深压抑的感情,再也,再也掩盖不住……

    “他才不爱你,他才不爱你。”

    真正爱你爱到骨髓,爱到全身血液里的人,是我,是我啊。

    他爱她,爱了好久好久。一直一直,像是仰望着星星一般,仰望着她。

    黎初遥睁大眼睛,眼泪停在面颊上,呆呆地望着他,她的双手正好放在他的胸口,能感觉到他心脏地剧烈跳动,像是要从胸膛跳出来一般。他的吻,那么地小心,那么地轻柔,他的嘴唇和捧着她脸颊的双手都在微微颤抖着,他半垂着双眸,轻轻地吻着她的脸颊,她的鼻梁,接着到了她的嘴唇,他像是陷入魔障了一般,不愿清醒,先是一下,再一下,无法满足地用牙齿轻轻咬开她地唇瓣,舌头缓缓探入,由浅到深,辗转反侧。

    黎初遥终于被他惊醒,猛的推开她,往后退了一些,抬手一个巴掌打在了黎初晨的脸上:“你在干什么!好恶心知不知道!”

    黎初晨从那甜蜜的吻中清醒过来,整个人笔直地僵住,心一点一点地往下沉,他像是从梦中惊醒一般问:“恶心?”

    “难道不恶心吗?我不是你亲姐姐吗?你这是在对我做什么?”黎初遥使劲地擦着嘴唇,满脸羞愤地说:“这跟乱伦有什么两样啊!”

    “可是,我们没有血缘关系。”黎初晨轻声说:“我不是你亲……”

    “够了!”黎初遥大声打断他:“你是不是想说你不是我亲弟弟?”

    黎初晨轻轻点头。

    黎初遥冷笑一声:“当初是你说要代替黎初晨当我亲弟弟的,在我完全把你当成我亲弟弟的时候,你却对我做这种事?原来你是抱着这种念头才接近我,去我家的。你伪装地可真好。”

    黎初晨紧紧地抓住黎初遥的手臂,急切地说:“不是,才不是伪装,我一开始是真心想当你亲弟弟的,可是姐,我越和你相处越喜欢你,你对我笑一下我可以开心半天,对我好一点我就觉得即便是当时死了也是愿意,我一开始也以为这只是对姐姐的喜欢,可是不行,不行啊姐,你离开我去上大学,我觉得整个世界都黑了,我总是说妈妈想你,其实是我在想你。那时候我就知道,我离不开你,一天也离不开。我爱你,真的很爱你。”

    “你够了。”黎初遥甩开他的手,缓缓地站起来,望着激励辩解的黎初晨说:“不要一边叫着我姐,一边说爱我,我承受不起。”

    黎初晨维持着被甩开手的姿势,抬着头,睁大眼睛,无措地望着黎初遥:“姐……”“不要叫我姐!”黎初遥像一只炸毛的猫一样跳起来:“初晨才不会爱上我!初晨才不会这样亲我!如果你不能当我弟弟,那一开始就别到我家里来啊,说来说去,你只是个和韩子墨一样的自私鬼!你只是想利用我弟弟的身份接近我,不管我对你的感情到底是什么样的!说什么爱啊!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的爱让我觉得很恶心啊!这五年,我真的当你是黎初晨啊!你们为什么都要这样对我!为什么都骗我!我恨死你们了!”

    黎初遥崩溃地捂着耳朵尖叫:“你滚开!我再也不要看见你了!”

    这句话,瞬间将黎初晨打落地狱,小时候那些不好的记忆全部向他涌来,一次次被亲人抛弃,一次次被亲人嫌弃,没有人愿意收留,没有人愿意和他在一起。

    只有她,不是只有她收留了他吗?

    现在,连她也要赶他走吗?

    黎初晨连连摇头,半跪着挪步上前,扯住黎初遥裤子,像个犯错的孩子一样,连忙认错:“对不起,对不起姐姐,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我以后再也不说这种话了!我会退回去,会退回去好好当黎初晨的,你别赶我走,姐,你别赶我走。”

    黎初遥一边摇头,一边往后退:“不可能了,说了这种话的你,还怎么当黎初晨。”

    “姐,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我再也不敢说爱你了,我错了,我说错了,我不爱你,我不爱你!真的,我不爱你。姐,我错了,你不要走,不要离开我。”黎初晨伸手,想要抓住她,抓住自己这最后一缕阳光,一根稻草,可是,她却一直摇着头后退,一直后退……

    她要走了,要离开了,像所有人一样。

    “初遥姐……你原谅我一次,好不好?”李洛书望着她离开的背影哭了,这一刻,他换回了原来的称呼,双眼又像小时候那般充满乞求和期待,他那样可怜地求着她。

    而她,只是微微停顿了一下,又继续往前走。

    他绝望地低下头,他知道自己无法打动她。

    是啊,李洛书怎么可能打动的了黎初遥,她疼爱的,她期待的,只有黎初晨而已。

    当他说爱她的时候,她就再也不会分给他一点点爱了。

    他不怪她,是他的错,他亲手为她做了一个梦,梦里她的弟弟没有死,梦里她的弟弟依然乖巧听话的在她身边,而今,他又亲手打碎它……

    他知道她要离开了,他知道她不会接受他的。

    可是,可是,黎初遥,我放弃一切,变成另外一个人,我只是想要和你在一起,只是想,每天都看见你,这样都不被允许吗?

    阴暗的小巷里,最终只剩下了他一个人,他跪坐在那,像是一具坏掉的木偶娃娃,无法动弹,了无生趣。

    就在这时,静默的小巷里有脚步声响起,他竖起耳朵,睁大眼睛,扶着墙壁,直起了他已经僵硬地身体,是她回来了么?是她……想要原谅他,再给他一次机会么?

    只要她愿意,只要她愿意原谅他,那他一定会好好做的,好好做她的弟弟,再也不敢有非分之想。

    黎初晨扶着墙壁往外走着,他想早一点见到她,他怕她走到巷口的时候又后悔了,而离开。他愿意多往前走一千步,一万步去接她,只要她愿意回头看一眼。

    可是,脚步声却重叠起来,听起来不像是一个人的脚步声,李洛书走道巷口往外看,只见刚才追债的六个人刚从小巷口路过,背对着他,往黎初遥离开的方向追去。

    是他们!

    不可以!不可以让他们伤害姐姐!不可以!

    “喂!我在这呢!”黎初晨对着他们大喊了一声,追债的六个男人回过头来,望向发出声音的地方,那是一个偏僻的巷子,如果那个男孩不出声的话,他们根本发现不了。

    “是那个拿燃烧瓶烧我们的小子!”

    “是他!”  “抓住他!”

    六个男人转身就堵住了巷口,而那巷子是个死胡同,黎初晨退到墙角处,已经无处可逃了……

    那剃着光头,纹着纹身的男人,咧着嘴凶狠地阴笑着:“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非要闯!那女人呢?交出来我们就放过你。”

    黎初晨一如既往地安静,他垂着双眼想地狱么?

    从她离开的那刻起,他的世界就已经是地狱了。

    还有什么地狱,是比这个更可怕的呢?

    没有了吧……应该。

    即使是这般猛烈地暴打,即使是死亡,也不会比她给的地狱更可怕的……

    “这小子是不是傻的?老子下手这么狠他连哼也不哼一声!”

    “看来你还是不够大力啊!”

    “妈的,让我来!”

    “好了,别搞出人们来。”

    “妈的,你们谁用刀子捅他了。”

    “我不是看他不叫么?”

    “妈的,你当是和女人上床呢!非要叫你他妈的才爽!”

    “操,快跑吧,出人命了!”

    一阵兵荒马乱之后,小巷里,又剩下了他一个人,他知道,他的胸口一直不停地往外流血,口袋里明明装着手机,却动也不想动。

    他像是一个被打烂的破布娃娃一般躺在那里,他缓缓的抬起手,借着昏暗地灯光看着自己手心的掌纹,命里说,天煞孤星的归宿是暴尸荒野。

    他苦笑了一下,闭上眼睛,似乎又回到小时候,那座他们留恋的小学,那个教室,那个窗户。

    窗户外面又一个俊俏的小女孩,对着窗户里面喊:“黎初晨,快出来,给你好吃的。”

    他笑了,站起来想跑过去,却听见身后传来一道欢快的声音:“哎!”

    一个小男孩从他面前跑过,灿烂的笑容像春日的晨光一样温暖,他跑到女孩面前,从她手心拿走了一袋零食,笑眯了眼,用清脆的声音说:“姐姐最好了!”

    他眨眨眼睛,低下头,也跟着轻声说:“是啊,姐姐最好了。”

    他歪着头笑了,缓缓张口,和记忆里的声音同声到:“我最喜欢姐姐了。”

    离巷子不远的拐弯处,黎初遥扶着墙壁缓缓往前走着,李洛书的哀求声依然在脑子里回响,她在犹豫,她在挣扎,她知道他对她好,她知道他和韩子墨不一样,她不该说那么过分的话。

    可是……可是她真的没办法接受这种近乎乱伦的感情。

    一想到他哭泣着哀求她的样子,他伤心绝望地样子,她就忍不住哭了,她也不忍心伤害他呀,只是,她接受不了,真的接受不了。

    初晨,你为什么要说这种话呢?

    我们当亲人不好吗?

    亲人是可以一辈子的呀……

    爱情,那都是骗人的,都是可以转身就丢的东西。就像韩子墨那样,想也不想,毫不犹豫地就背叛了。

    初晨,不要对我说爱,我不要你爱我,我只想你当我的亲人,我的弟弟,一辈子都可以在一起地存在。

    初晨,明天见面,我们重新再来好么?

    黎初遥留着眼泪,扶着墙蹒跚地往前走着,与她只有一墙之隔的地方,安静地躺着一个少年。他独自躺在小巷里,眼睁睁地望着自己地暗鲜血缓缓的往外流着,流成一道小溪,流成一汪浅滩……

    他的眼神如一潭死水,毫无求生之意……

    而她,就这样,就这样,扶着墙壁,往前走,往前走。

    离开那阴暗的小巷,做下了此生第二件最后悔的事,第二件,她想用生命去改写的事……

推一本爽文,江凡本来是学费交不起、母亲重病的穷学生,结果突然得知自己是富可敌国的家族,并要接管自己家族在本市的一切,以前的高不可攀现在都要跪舔自己了,各种打脸,爽翻,书荒必看:小说《富豪天王》http://www.sikabeila.com/tianwang/推荐给大家。

3月份领支付宝红包办法:打开支付宝直接搜数字“249005”,天天能领!最高8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