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推荐网 - 推荐最新、最好看的小说!

我能使唤整个地府

当前位置: 主页 > 悬疑小说 >

我能使唤整个地府

更新时间:2019-02-06 15:22

分类:悬疑

首发网站:黑岩

作者:买了否冷

阅读地址:点击阅读

我能使唤整个地府简介

有人落水——叮咚!你已召唤水鬼,获得水下自由呼吸的能力; 有人被抢——叮咚!你已召唤街头恶鬼,获得以一敌百的能力; 有人病重——叮咚!你已召唤国医鬼,获得起死回生的能力; …… 某一天,陈敢发现自己竟然能使唤地府里各具能力的鬼魂! 于是,他露出了不可一世的笑容:“我也想低调,可实力他不允许啊!”

我能使唤整个地府精彩章节试读

“讨教?”林雨辰嗤道,“就凭你?”

陶博士也看向陈敢,淡淡道:“小兄弟也是学医的?那正好,切磋切磋。

虽说是切磋,可陈敢并没从陶博士眼中看出,他有把自己放在眼里的意思。

也正常,一个还没毕业的大学生,又哪能跟他这个市医的王牌相争呢?

只是如果陶博士知道,陈敢是能够使唤第一国医萧今墨,和李泰山、他的师公拜把子的牛人,连程院长都得礼敬他三分,不知道又会做何感想?

陈敢不动声色,暗中使唤出萧今墨,拱手冲陶博士道:“学长请指教。”

陶博士没料到这少年居然真敢班门弄斧,冷笑一声,对楚汐道:“楚小姐,你能进食是好事,但在医学上,我们要避免由厌食导致的阵发性贪食。简单来说,你现在有食欲,很可能是建立在厌食基础上的过度饥饿。保险起见,我建议您还是进行营养和心理双疗法。”

林雨辰适时鼓掌道:“看看,专业就是专业!有凭有据,条理清晰!是吧陈学弟?”

陈敢没理会,看向飘在楚汐头顶的萧今墨,拿眼神问他该怎么办。

萧今墨围着楚汐飘了两圈,捻须摇头道:“小兄弟,这姑娘并非患有厌食。只是老朽已是残魂,无法触及活人躯体,所以这病症,老朽一时还未能参详。”

陈敢点点头,先冲陶博士道:“小汐没有厌食症。”

陶博士冷哼一声,已经懒得和他理会。

萧今墨道:“老朽有一法,可证心中所想。小兄弟只需照老朽的方法给姑娘诊断。”

陈敢点点头。

萧今墨道:“小兄弟,你让姑娘自己按人迎、膻中、期门三穴,看是否有恶心之感。”

陈敢虽然学的是药学,但平时喜欢涉猎,所以对中医穴道,多少也有所了解。

只是萧今墨说的这三处穴道,刚好覆盖楚汐整个胸脯。

楚汐不懂穴位,他也没法在大庭广众之下替她代劳,一时抓耳挠腮,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萧今墨呵呵笑道:“医者眼中,只有病患,没有荣辱,小兄弟莫要多虑。”

理是这个理,可真弄起来,害臊的又不是他萧今墨或者陈敢,而是楚汐。

陈敢犹豫不决,搞得林雨辰和陶博士,甚至楚汐和表姑都觉得他束手无策,替他着急。

陡然间,陈敢如醍醐灌顶,恨不得扇自己几个大嘴巴子。

他不方便,但他可以指啊!

他指,楚汐自己按不就完事了?

想着他对楚汐道:“楚大美女,你要信得过我,就跟着我一起做。”

楚汐乖顺地点点头。

陈敢伸出食中两指,轻按自己的人迎、膻中、期门三处穴位。楚汐见穴位位置尴尬,其他人又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俏脸微红,稍稍犹豫,还是依样照做了。

一时间,一股如馊水般的恶心感,翻江倒海地直涌而来。

楚汐根本忍受不住,哇地一下,将刚才吃的东西,吐了个干净。

“你这是什么旁门左道?想害死小汐吗?”林雨辰心疼地责问。

表姑也赶紧过去,帮楚汐顺气。

除了陈敢,其他人都没看到,有一道如同小蛇般的黑烟,从那滩污秽中飘了出来。

“果不其然。”萧今墨白眉紧锁,“不是厌食,是被人下了咒。”

“下咒?”陈敢忍不住问,见所有人满脸疑惑看着自己,赶紧收了嘴。

“对,就是下咒。老朽生前,曾在苗疆一带见过类似的病症。此咒不需借助毒虫、邪物,只由部落中的祭司,辅以自身体液如口津、血水或者还元汤等施咒,便能以假乱真,制造厌食、暴瘦、中风、瘫痪之假象,严重者甚至会病殁。说白了,就是邪风入体。”

陈敢皱皱眉,示意萧今墨,这该怎么治。

萧今墨道:“放在过去,老朽还真未必能解。好在人在阴司,很多事反而看得更明白。你只需取一支银针,以纯阳之气导热,沾上童子尿,分刺姑娘那三处大穴。等邪风散尽,自然痊愈。”

“那岂不是要……”想到要和心爱的女孩坦诚相见,陈敢不由地脸红心跳。

萧今墨抚须大笑:“方子老朽已经交给你了。治或不治,小兄弟自己定夺吧。”

童子尿陈敢本身就有,银针卧房里也有,可要陈敢开口说这些,别说楚汐未必会信;就算她信,他俩还没到那个份上,楚汐未必就肯因为他与林雨辰的颜面之争,而迁就自己。

左右权衡之下,陈敢哭丧着脸道:“算了,我会看,但不会治。陶博士,你来吧。”

陶博士长松了口气,起身道:“楚小姐按照医嘱治疗,我虽不能保证根治,但肯定会有所缓解。院里还有很多事,我就不再叨扰了。小兄弟,后会有期。”

陈敢眼看他一副志得意满的模样,恨得牙根痒,却也无可奈何,拱手送他离开。

楚汐见林雨辰送陶博士出去,悄声道:“你刚才……是不是又见鬼了?”

陈敢没料到她居然看出来了,老实承认:“嗯。”

“是不是看出我的病因,但不方便人多的时候讲?”这姑娘简直善解人意。

陈敢借故支开表姑,苦笑道:“我要说实话,你可不许打我。”

楚汐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咬着下唇,点点头。

陈敢叹了口气,把萧今墨告诉自己的,原原本本复述了一遍。

“你!”

楚汐果然耍赖,羞红了脸,抬手要打。

偏巧这时候林雨辰折返。楚汐气鼓鼓地收了手,嗔怪地瞪了陈敢一眼。

这一眼,已值万年。

“小汐,我事务所还有事,就不陪你了。”林雨辰厌恶地看了一眼陈敢,“以后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就别吃了,听医生的话。我明天再来看你。”

他见陈敢还赖着不走,本想喝骂,见陈敢面沉如水,顿时怂了,悻悻地摔门而去。

“那样……真能治好我的病?”楚汐等林雨辰离开,小声问。

她整张脸红到了脖子根,声音都差点听不到了。

陈敢心里也怦怦狂跳,强装镇定,点了点头。

“那……那你来我房间。”楚汐不敢看他的眼睛,一路小跑,当先进了卧房。

陈敢难掩激动,先去卫生间取了童子尿,平复下心情;又悄悄进了楚汐的卧房。

一股女儿家闺房特有的香气扑面而来。

陈敢见卧房拉着窗,楚汐正背对着自己,在脱衣服。

白花花的身子,晃得他两眼眩晕,只觉得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与此同时,表姑卧房的门悄然拉开。

表姑脸上难掩得意,蹑手蹑脚地挨近楚汐卧房的门,贴耳去听屋里的动静。

“好小子,这么快就把侄媳妇拿下了!有你的!”她暗暗赞叹。

屋里,楚汐身躯微微颤抖,犹豫了很久,终于慢慢转过身来。

眼前无限春光,让陈敢瞬间鼻子发痒,险些当场喷血。

“你……你还看!”楚汐羞涩地闭上了眼睛。

“美……真美……”陈敢喃喃地道,“我媳妇简直是仙女,美出天际。”

眼看楚汐又要发恼,陈敢赶紧认错,用银针沾了童子尿,往她粉颈下的人迎穴刺去。

“啊……”

猝不及防的一声娇喘,让不光是陈敢,连带着门外的表姑都浑身一颤。

“臭小子,好好享受良宵吧。”她不敢再听,眉开眼笑地退回自己的房间。

“好烫……”楚汐俏脸绯红,“怎么……怎么会这么烫?我受不了了。”

“乖,忍一忍,马上就好了。”

陈敢耳边余音绕梁,只觉得喉咙干渴,偷偷咽了口唾沫,拔出银针,双手微微颤抖,往下游走,又冲着她胸口中央探去……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