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推荐网 - 推荐最新、最好看的小说!

原生之罪

当前位置: 主页 > 悬疑小说 >

原生之罪

更新时间:2019-01-01 19:17

分类:都市

首发网站:爱奇艺文学

作者:金一笑

阅读地址:点击阅读

原生之罪简介

故事原著蒋峰。本书根据蒋峰原创剧本《原生之罪》改编。翟天临、尹正领衔主演! 池震自小与母亲相依为命,在坚强中独自成长,在生活的蹉跎中练就了一身生存技能。在面对权势阶层时斗智斗勇,常巧立名目、不择手段。不仅被警界视为眼中钉,甚至在其他行业中也臭名昭著。池震在一次暗地的违规操作中,被当时还年轻的...

原生之罪精彩章节试读

分集剧情
第1集
池震原本是一名游走于黑白边界的律师。当年因为同情被害者替她销毁证据而被终身吊销了律师执照,现在他替老板同哥打理夜店。看似平静的生活却被一桩案件打破了。池震在河边的一块大石头下找到了莉莉的尸体,尸体脖颈处的伤口被水浸泡了很久,但还是能看出被签子扎过的痕迹。滨海大桥上,陆离查看完车里的尸体,确认了死者的死因,终于决定将之前朵拉和刘亚萍被害的案子与本案并案处理。池震将案件经过告诉了自己被“监控”起来的老板。由于担心是黑帮斗争,老板要求池震自己查出莉莉的死因……

第2集
池震去索菲家查询客人名单,发现当天叫走莉莉的,是一位女客人。他发现,朵拉和刘亚萍的案子和莉莉被杀如出一辙。他比对三个被害人的资料,并试着找她们的共性。与此同时陆离来到刘亚萍家,从她丈夫那里得知,刘亚萍生前经常爱到艺术园区中散心。之后在朵拉家,他发现了一幅描绘废墟的画,但落款却有人为涂抹的痕迹。为了寻找更多的线索,池震假借老师的身份来到了朵拉家调查,却与已经前来调查的陆离不期而遇。二人本来就心怀芥蒂,陆离误认为池震又干回了帮人消灭证据的勾当,于是大打出手,不欢而散……

第3集
池震和索菲乔装保险公司职员到刘亚萍家查找线索,发现墙上的针织画与家中整体布置格格不入,这引起了池震的注意。询问后得知,这是刘亚萍的一个产妇亲手织好送给她的。池震想办法将毯子拿走,他几乎确定,这个产妇和刘亚萍的死有关。池震和索菲通过查询医院的预约记录将目标锁定在了产妇李小姐身上。但就在李小姐出现的时候,她也看到了池震,机警的她迅速逃走,池震眼看着她逃之夭夭却无计可施。池震找到陆离,寻求帮助一同破案。

第4集
池震看着陆离给他的审讯记录,发现画廊的地址有些眼熟。他找来客人的名册,发现莉莉外出的就是这个地址。陆离比对了画家的签字和落款发现几乎是一模一样。池震和陆离先后来到画家的画舫发现了朵拉和李小姐的画像。朵拉是画家与李小姐的第三者,李小姐认为是朵拉勾引画家,愤恨难忍,一怒之下便用毛衣针扎死了朵拉。画家在李小姐怀孕期间出轨莉莉,李小姐因为无法忍受画家对自己的背叛,于是便假借画家之名将莉莉约到了画室。三人见面,李小姐用朵拉的死刺激画家,于是画家上手杀掉了莉莉。李小姐产检过程中发现刘亚萍与画家有说有笑,怀疑画家出轨,于是便将刘亚萍杀害。外逃的画家和李小姐最终在医院门口被警方逮捕。

第5集
陆离带队来到茶园碎尸案的现场,经过勘测发现,死者身高偏矮但体重巨大,并且遗落在现场的躯体唯独少了头部和胯部。就在陆离勘探现场的同时,董局以查封夜店为由要求池震加入警队,并与陆离搭档监视他。池震、陆离一同来到案发现场寻找剩余的肢体。期间池震了解到陆离之前的搭档楚刀的死因。经过二人排查找到之前未曾发现的被害人的头部与胯部,并在内裤的暗兜里发现了一张登机牌,上面清楚的显示登记乘客的姓名叫“陈明扬”,来自十字港……

第6集
池震和陆离决定前往十字港查询死者陈明扬的死因。就在他们准备动身之前,董局来到池震家中,告诉他在执行任务期间找机会杀死陆离,并透露前任张局就是陆离所杀。他们到达十字港后才发现,陈明扬并没有死,死者另有其人。但他确实去过桦城看望开美容院的大嫂王淑仪。除此之外还了解到,陈家大哥陈明宇还有小弟都在几年前分别因为意外去世了。几经调查后发现,陈明宇死前给家里买了高额意外保险,陈家一家人也因此生活无忧。池震、陆离感觉陈家大哥的死另有蹊跷。回到桦城,二人机场交换行李时终于明白陈明扬的登机牌为何会出现在死者的身上。经过排查,发现原来死者名叫“孙威”……

第7集
陆离在孙威的房间中发现了一种整容术后消炎药,池震发现王淑仪的美容院一直在给孙威分红,由此可以发现孙威跟陈明扬来桦城是为了见王淑仪。并且孙威的死可能跟陈明宇的死有关。陆离在一家整容医院里见到了陈明宇的照片,并得知陈明宇要求大夫把他整容成孙威的样子。池震、陆离见到正在进行婚礼彩排的王淑仪和她的父亲王长林。在接触中,池震发现,王淑仪父亲的手特别耐烫,这让他想到了经常用手炒茶的茶农,联系到本案发生在茶园,他们怀疑王淑仪的父亲与本案有关联。两人来到王长林的住处很快发现了作案现场和工具,由此可以证明,王长林就是杀害孙威的凶手。

第8集
婚礼结束后,池震、陆离带走了王长林,他反复强调自己这样做都是出于对女儿的爱。几年前,陈家因为无法摆脱贫穷的生活,从而想到了通过骗保的方式获取钱财。正好陈家小弟发生意外死亡,他们借此制造了陈明宇的“车祸”。陈明宇由此变成了孙威,一家人也获得了高昂的保险赔偿。变成孙威的陈明宇没有料到自己的妻子会嫌弃自己并要另嫁他人。最让他不可接受的是王淑仪还要带走他们的女儿。这对陈明宇来说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几经沟通双方还是僵持不下,急于得到女儿的陈明宇表示,如果得不到女儿的抚养权,他就把事实真相告诉警方。王长林得知此消息后,为了自己的女儿能够有幸福的下半生,决定杀掉陈明宇以绝后患。

第9集
一家青年旅社发生了命案,死者娜帕的床铺上没有挣扎的痕迹,经检测是氰化物中毒。众人将矛头放到了前一夜与娜帕共处一室的关之源身上,可关之源一口咬定自己是被冤枉的。陆离带队来到现场,听取众人的口供。在入住青旅的人中有来桦城找男朋友的冯婷婷、来投奔表哥的民工韦强、私自逃出学校的徐亮、因为手机没电无奈入住的商务精英刘远、因为与未婚妻吵架而独自旅行的关之源、背包客何心雨、被开除的留学生程飞、独自旅行的娜帕。经过一夜审讯,案件并无任何进展,就在调查时间马上就要结束释放众人的时候,之前嫌疑最大的关之源被人杀死在了公用洗漱间里……

第10集
通过检查,关之源是在洗澡的时候被人从后面勒死的。池震、陆离开始对众人的审讯。何心雨在洗漱间中挂着的外套成为了调查的重点。他解释自己洗澡的时候,有人催他,一着急就把外套留在了里面。但池震点破了何心雨的谎言,指明外套是他故意挂上去的。无奈之下何心雨只得承认他知道有人要杀自己,凶手杀害关之源的时候,他就在隔壁,并且他能肯定凶手是个男人。之后对于其余几人的讯问池震和陆离并没有得到有用的信息,只得继续监控众人的行为。为了能够尽快破案同时也防止再发生意外,他们将所有人聚集在一起。可就在此时,何心雨死在了大家面前,死因还是氰化物中毒……

第11集
郑世杰无意间从泰国娜帕父母那里拿到她们夫妇的照片,照片上娜帕的丈夫正是本案的第二个死者何心雨。池震也回想起来自己在多年前曾经接过何心雨的案子,但因为案子毫无胜算,池震便推掉了。可奇怪是的何心雨的案子却意外的赢了。带着诸多疑惑,池震、陆离找到了当年负责这件案子的律师。从资料中得知,何心雨当年案子的两个证人中介经理刘仁和保姆张琳都在开庭前意外死亡了。监控上显示杀死保姆的凶手就是程飞。池震、陆离也因此料定,凶手下一个要杀的人就是程飞……

第12集
池震、陆离在程飞就要被害前将他救下。而此时的嫌疑人除了他还有:冯婷婷、刘远、韦强、徐亮。多年前,有一对澳洲夫妇为自己的养女办理了信托基金,而这个养女就是冯婷婷。一桩尘封多年的案件也就此揭开,当年程飞、娜帕、何心雨一起杀害了冯婷婷的养父母。而两个目击者保姆张琳是韦强的母亲;中介经理刘仁是刘远的哥哥。原来这桩案件其实是当年的几位受害者家属的一次复仇,他们商量好将当年的凶手约到这家青年旅社,然后逐一复仇……

第13集
陆离曾经的搭档楚刀被匪徒劫持,陆离前去谈判,可就在此时,董局下令击毙了所有的劫匪,也包括被绑为人质的楚刀。董局解释楚刀是劫匪安插在警局的内线,张局的死也是他一手所为,因此才会下次开枪。一年后杀害张局的凶手之一王克打电话给陆离要求给他提供护照。就在陆离与王克见面的时候,郑世杰接到董局的命令击毙了王克。宅男黄嘉伦找到池震报案称,他感觉自己被人跟踪,并且认定曾经有陌生人进过自己的家。黄嘉伦向池震透露,如果有一天自己死亡,要他一定要当成凶杀案来处理。池震反复琢磨不得其中要义,就在他准备再向黄嘉伦了解情况的时候,却接到他已经死在了地铁站的消息……

第14集
张局发现了董局贪污渎职的证据,要求他限期自首。董局为保自己,心生邪念。 经过检验发现黄嘉伦的死因只是因为哮喘病发作,属于正常的疾病死亡。但是池震联系之前黄嘉伦的反映判断,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于是他与郑世杰半夜潜入黄嘉伦的家中查找线索。在他的家中他们发现了一份游戏授权合同,而这合同上的四个人除去贺云飞以外,刘昊、黄嘉伦、顾兴伟都已经接连死去。巧合的是他们四人是大学同宿舍的同学,更巧合的是,今年恰恰又是这份合同的续约年。就在池震打算继续查找线索的时候,辖区警察突然出现,将他们误认成小偷抓捕。因为几个死者皆属于正常死亡导致池震无法查案屡屡碰壁。就在案件无法推进的时候,贺云飞也死了。这次,死因是真正的谋杀……

第15集
贺云飞与游戏公司洽谈授权时谈判陷入僵局,不久他便被发现死在了卫生间。而游戏公司的老板与他先后进入。经过调查发现,那天晚上向辖区警察报案抓捕池震的人也是他。原来,他为了找到黄嘉伦的授权,也在当晚潜入了他的寓所。只是池震的突然出现打乱了他的计划,为防止自己暴露,他便采取了报警的方式保全自己。经过对黄嘉伦复检后发现他的死也并不是巧合。而是有人刻意换掉了他随身携带的哮喘药。四个人都死了,这份游戏授权就会自动续约,最大的受益者无疑就是游戏公司。但对游戏老板询问后发现,他身上并给有犯罪证据。陆离来到了四人的大学,从他们的宿管阿姨那里了解到,他们几个上学的时候就非常要好,谁能想到几个人接连遭遇意外。就在游戏公司准备自动续约合同时,一个身影出现了,这个人就是之前已经“因病去世”的刘昊……

第16集
之前被认定已经“因病去世”的刘昊又健康的出现了。原来,他担心自己被灭口,于是假装身患重病出国暂时避祸。当他再次回来的时候,昔日的三个好兄弟却都已阴阳两隔了。经过排查他终于发现,杀害贺云飞、顾兴伟、黄嘉伦的凶手是他们的宿管崔阿姨。而她所做这一切的原因是因为她的儿子。原来,崔阿姨的儿子因为沉迷于刘昊四人开发的网络游戏而猝死,崔阿姨因此将儿子的死归咎到了他们几人身上。所以她才要通过这种极端的方式来给自己的儿子复仇……

第17集
梨花苑小区发生了坠楼案件,但从现场来看,只有血迹但并无尸体。在旁边的草丛中找到了疑似坠落者的手机。通过查询信息得知,死者名叫吴振义。从他的前妻那里得知,此人靠行骗为生,他们的婚姻也是靠他行骗得来的。与此同时,池震的妈妈患重病住院,急需用钱。无奈之下池震只得向昔日“好友”求助,只是当初的“朋友”此刻却没有一个能伸出援手。躺在病床上的池母袒露心声,她这一辈最大愿望就是对池震姐姐遇害的事难以释怀……

第18集
有人将一具尸体寄给了樱花苑小区的一对情侣。经过排查比对发现,这具尸体就是之前的疑似坠楼者吴振义。为了确认吴振义的身份,陆离和池震分别来到了坠楼小区与快递公司查找线索。池震在快递公司得知吴振义上个礼拜刚刚离职,而他之前负责的快递区域就是樱花苑。与此同时,陆离在坠楼小区找到了吴振义在这里的住所,并在他家中发现了之前收到尸体的樱花苑女业主大表姐的资料。随着调查的深入,在吴振义身上发现了更多的嫌疑点。但此时,池震母亲的病情加重。池震担心自己的母亲会带着遗憾离世,所以他决定与杀害他姐姐的凶手做个了断。
1
作者:金一笑发布时间:2018-11-21 10:08字数:3,297
  Lily死了。

  夜色正浓,此刻是大马槟城丽豪CLUB最喧嚣的时候,舞池挤满男男女女,在震耳欲聋的音乐中扭动身体。两边卡座里的客人,一边谈笑,一边喝酒。索菲在洗手间找到夜店经理池震,把Lily的死讯告诉他,是她的两个朋友看到的,他们大半夜喝多了,把车停路边,到海边撒尿,然后看到Lily压在石头下面,已经死得不能再死。

  索菲个子高挑,相貌甜美,过臀短裙下是两条修长的腿,但她却是个年轻的老江湖。跟在她身边的盈盈,还有死掉的Lily,几个原先在店里卖酒,每天喝得醉醺醺也挣不到钱,干脆做起别的“生意”,索菲算是姑娘们的头儿。池震跟她们分成,他三她们七,不过没法较真,交多少是多少。

  池震在Lily身上投了六万五马币让她整容,希图从中赚一笔,早知道她这么丧,还不如早点同意她滚蛋。然而事情已经发生,后悔也来不及,他沉着脸问索菲,“怎么死的?”

  索菲把手机里的照片给池震看。Lily泡在海水里,小腿已经肿了,头发浮在海面,石头挡住了大半张脸。

  “脖子是怎么回事?”池震问。

  “不知道。”索菲回答他,“我朋友说,在海里边泡得都看不出来了。”

  池震敏锐地听出了话里的问题,“你什么朋友?”他三十岁,浓眉大眼,高个,要不是脸上带着声色场所夜生活的痕迹,可以说相当英俊。索菲看了他一眼,“你在管我吗?”毕竟池震也是那些不给钱的“朋友”之一。

  不管Lily丧不丧,既然她死了,他们总得管。池震叫上了夜店的两个小弟做帮手,一起去Lily被抛尸的海边。Lily从十三号以后就没来过店里,应该是那天就死了,但也不能报警,报警后肯定会查到索菲她们头上,都得进去,关上半年。到时索菲被遣送回广东,盈盈回新山,Priya回印度,都不用做生意了,可以散了。

  池震仔细察看了Lily脖子上的伤痕,可以确定,是扎的。他拿出钱包数出一笔钱给小弟阿辉,让去暨汀州殡仪馆租个停尸间,要带冰冻的,把Lily先放在那里。

  阿辉接过钱问了声,“池经理,租多少天?”

  这话捅到池震的痛处,他骂道,“我他妈不知道!你问那么多干什么!”阿辉闭上嘴,收起钱跟在池震后面,几个人齐心协力推开大石,把Lily捞了出来。池震踩着海水走了几步,破晓时分,太阳半浮在海面上,朝霞把海水与天际交接之处染得通红,而金色的光芒洒在粼粼的海水上,闪闪烁烁。池震狠踢一脚,扬起一片海沙,“我去你大爷!”海潮层层叠叠地涌上来,一群海鸟拍打着翅膀飞起来。

  在它们飞去的方向,几公里外公路边停着几辆警车。

  槟城刑侦局队长陆离,在刚过去的这个夜晚忙于公务,彻夜未眠。几天前美食街的后巷,泔水桶中发现一名女尸,女子是被签子扎死的,被扎部位是脖子。经过侦查,发现该名受害者,19岁的少女朵拉,曾经在嫌疑人包宇家中住过一周。包宇矢口否认朵拉之死与他有关,但提供不出受害者死亡当晚的行踪。

  大半个晚上陆离都呆在审讯室,试图撬开包宇的嘴。

  “那你在哪儿?”陆离追问。他长相俊朗,但偏于清瘦,鼻唇单薄,透出了一股凌厉。

  “忘了。”

  陆离加重语气,“那你现在想想,三号晚上,朵拉被杀,你人在哪?”对视片刻,包宇不自然地扭过头,“你查吧,我想不出来。”陆离站起身,脱下警服套在椅背上,双手撑在椅背上,看看包宇,又看看桌上的各种签子,语气带着风暴来之前的平静,“杀就杀,管你是情杀、仇杀、劫财劫色,我见多了,为什么拿签子折磨她?”包宇举起戴着手铐的手,指了指桌上的签子,“这都是你找的?”

  陆离表情冷漠,浓郁眉眼有种说不清的阴沉,“全大马的签子都在这。”

  包宇吼道,唾沫星子喷到陆离脸上,“那你继续找啊、查啊,我就算扎她十下、二十下、五十下,你去查。把我关进来,要我自己承认?那你干什么吃的?”

  “一会告诉你,我干什么吃的。现在我再问你一次,上礼拜二晚上,你在哪儿?”

  包宇干巴巴地说,“I forgot it。”

  忘了?陆离看了看签子,又盯了几秒桌上的小闹钟,突然抓起闹钟砸向包宇的头。闹钟掉到地上,四分五裂的同时不知触动什么机关,闹铃声响了起来。陆离一拳拳打在包宇身上。

  闹钟响了一会,卡住了,陆离停下手,屋里没有了声音。他猛地回头看向门口,那里站着刑侦局的董局,是他的直接上司,但董局没有要进来阻止的意思。

  陆离一把把桌上的签子划拉到地上,拉开抽屉抽了两张纸,擦去手上的血。他回头又看了一眼董局,把纸巾扔在地上,走过去关上门。再次停手的时候,地上已经有十几团带血的纸巾。

  包宇招了。然而就在陆离准备结案的时候,另一起报案来了,海滨公路发现一起杀人案,死者也是被签子扎死的,同样扎在脖子上。

  难道抓错了人?陆离不由心里一沉。

  董局把包宇的口供推回来,“去看看吧,万一抓错了,可把人打的不轻。”

  黎明破晓,陆离带着下属郑世杰去了海滨公路。接到报案后,刑侦局队员温妙玲、物证科高航、法医老石已经赶去现场。报案的是一对夫妇,温妙玲当笑话一样讲给陆离听,这两人在闹离婚,男的送女的去机场,汽车坏在半道,被一辆无人驾驶的车追尾了,直接撞在车后屁股上。女的怀着孕,他们已经把她送去民航旅馆休息。男的不让他们开走车,说跟刑侦局的张局很熟,要给张局打电话,把在场的警察有一个算一个,皮全扒了。

  然而张局死三个月了。

  在场的憋着坏,都等着他给张局打电话。

  温妙玲鼻孔里塞着纸巾,说话时纸巾跟着一动一动,陆离看着就难受,让她摘了。温妙玲拔下来,闻了闻空气的味道,又给堵上了,“不行,我心里有味儿。”昨天晚上她吃的寿司,挺贵的,小半个月工资,吐了就白吃了。

  歪理十八条,陆离懒得听她废话,走到红色车前看死者。两名警察正在拍现场照片,见他走过来,把位置让给了他。他钻到车里,看了看死者脖子上的伤口,又翻过来看手腕的绳结,看完一言不发出来了。

  温妙玲凑上来问,“是签子扎的吧?”陆离嗯了一声,“还是蝴蝶结,用的尼龙绳。”跟用在朵拉身上的一样。他坐进驾驶位,温妙玲在车外啧啧道,“也真行,人都杀俩了,也不学学打结,跟系鞋带一个结!”陆离没理她,问道,“指纹查过了吗?”温妙玲说,“方向盘上没有,戴手套开的车,手动档挂的一档。这道没坡没弯,这么直,都不知道这车无人驾驶了多少公里,凶手什么时候下来的。”

  “手机、钱包呢?”陆离问。

  “没有,尸体有身衣服就不错了。”

  陆离让她把后车厢打开,温妙玲没动,“老高不让开,说整辆车拖回物证科,统一检查。”物证科高航正在另一侧津津有味地听报案的男人放狠话,“行,就这么耗着,张局长这个点在睡觉,等他醒过来,我就不只是要车这么简单了。”

  睡你个大头鬼,张局要能醒才怪了,高航偷笑。转头发现那边陆离在开后车厢,他赶紧放过眼前这蠢货,快步向陆离走去,边走边扬声道,“陆队,这车先不动,咱回去慢慢弄。”陆离没理他,弯腰查看后车厢,“凶手先往这里塞,没塞进去,才放到后排。老石来了吗,死者多高?”温妙玲没动,“又喝多了,车里躺着呢。”

  法医老石没睡,坐着在喝啤酒,“大的没看,白天解剖再说,脖子上的跟上次一样。有一下扎喉管了,话都说不出来。”

  陆离问,“哪下致命?”

  上次陆离就问过,老石沉默了一下,“拔出来,扎进去,没哪下致命,什么时候扛不住了,也就死了。”这是虐杀,陆离心里堵得厉害,拿过老石的啤酒喝了一大口,“明天帮我验验死亡时间,再看看死者有没有嗑药中毒。”他再回到红色轿车前,高航已经把后车厢合上,收走了车钥匙。

  “把前车放了吧。”陆离看了眼报案的男人,对高航说,又问温妙玲死者的身份。死者刘亚萍是仁爱医院的护士,跟丈夫孩子住一起,红色轿车是她的,去年上的牌,只留了家庭住址,还没联系上家属。陆离让温妙玲和郑世杰去通知家属,用签子杀人的手法少见,两案可以并案。

  “那包宇呢?听鸡蛋仔说打得不轻。”温妙玲提醒陆离,鸡蛋仔是郑世杰的外号,他随时随地都带着鸡蛋仔,想到就拿出来吃,所以得了这个外号。

  “你去他家查查,看他有没有别的事。”陆离吩咐道,瞥见温妙玲不以为然的眼神,冷漠地补了一句,“难不成要把我开掉?”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