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推荐网 - 推荐最新、最好看的小说!

尸妻难缠

当前位置: 主页 > 悬疑小说 >

尸妻难缠

更新时间:2018-12-30 20:31

分类:悬疑

首发网站:黑岩

作者:兰陵书生

阅读地址:点击阅读

尸妻难缠简介

我爹是个在水上讨生活的人,正值闹饥荒的时候,他捞上来一具尸体,全村人啃树皮吃野草,我们家却传出一阵肉香…… 黑岩阅读网支持第三方一键登录,包括腾讯QQ、新浪微博、微信、百度贴吧,实现极简登陆体验。登陆后可发言、投票、打赏等。 《尸妻难缠》为黑岩阅读网签约作者“兰陵书生”原创作品,首发于黑岩阅读网。黑岩阅读网为大家提供无弹窗、无广告、舒适的阅读体验,欢迎各位支持正版。(非独家签约作品除外) 《尸妻难缠》为网站作者“兰陵书生”所著虚构作品,不涉及任何真实人物、事件等,请勿将杜撰作品与现实挂钩。

尸妻难缠精彩章节试读

第九章 憋宝人

齐酒鬼吩咐下来,我们就开干。

趁着夜色,没有人注意到我们,孙瞎子和奶奶带着铁锹,我背着祭尸,一块儿上了山。

山上的情况奶奶最熟悉,她带着我们去了深处,找了个很少有人去的荒地。

要挖出一个能埋下一个人的坑,还真不是一件容易事,尤其是我们这几个人中,一个老人,一个瞎子,基本帮不上什么忙。

我挖了一会儿,也累得满身大汗,毕竟一直在读书,虽然看上去人高马大,可干起这种累活还是不行。

没想到的是,齐酒鬼倒是蛮有劲儿,一个人抡着铁锹,脸不红气不喘的。

孙瞎子在一旁,不由得夸赞了一句:“齐老哥,你这身体行啊,干起活来比二十几的小青年都有劲儿。”

“哈哈哈。”齐酒鬼大笑一声,摇了摇头。

挖着个坑,花了差不多三个小时,其中三分之二是齐酒鬼干的。

干完了之后,他扔下铁锹,莫名其妙地说了句:“别看你们喊我一声老哥,其实我比你们还小呢,这点活儿对我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我们都为之一怔,没太明白话里的意思。

孙瞎子最先反应过来,问道:“那你今天多大了?”

“三十七!”

这个回答,着实令人意外。

看齐酒鬼的这个样子,说他七十三都有人信,要说才三十七,那这人长得实在是太显老了。

奶奶和孙瞎子应该敬重,都喊他老哥,本以为可能年纪差不了几岁,却没想到直接差了一辈。

如此一来,这声老哥也叫不出口了。

看到我们几个的反应,齐酒鬼自己笑了一声,从口袋里掏出中午喝剩下的酒,像喝水似的灌了一口。

“哈哈,没想到吧,我真的才三十七。我们憋宝人的外表和正常人不太一样,有的女人七老八十了还长得和十八岁的大姑娘那么水灵呢。”

容颜,所有人都会在意的,谁不想看起来年轻一点呢。

我实在好奇,追问道:“这是为什么?”

齐酒鬼回道:“这是我们这一行的秘密,不足为外人道呀。”

奶奶也在后面拍了我一下,沉声训斥道:“平安,别多嘴,关于齐师傅的事,就算出去了,也不要告诉别人。”

我心里明白,奶奶这是不想让我找麻烦,也不要给齐酒鬼找麻烦,毕竟这事传出去很可能会引来某些人的觊觎。

“我知道,不会和别人说的。”

齐酒鬼也没叮嘱我们不要告诉别人,毕竟都是明事理的人,这点觉悟还是有的。

他将三条腿的蛤蟆拿出来,开始办正事。

如今祭尸已经被镇压住,就算是有古怪,也无法施展,就如同正常尸体,任凭我们处置。

先将祭尸放进挖好的坑里。

之后,齐酒鬼拿出准备好的红布,在坑周围铺好,又掏出来一个黑色的瓶子,里面装着一些粉末。

粉末具体是什么我不知道,可打开瓶子的那一刻,我就嗅到了浓重的腥臭味。

他没解释,我们也没问。

只见他用手指捏起一点粉末,慢慢的在红布上洒出一道,随后又将三条腿的蛤蟆放开。

那蛤蟆跳在红布上,对那些粉末十分感兴趣,也不乱跑,伸出长长的舌头,开始一路舔。

说实话,那样子还是有点恶心的。

而且,这个蛤蟆舔了那些粉末,竟然不将舌头收回去,仿佛它的舌头无限长,伸出来舔过粉末之后就直接圈起来,成了一个大圆球。

当它舌头舔到最后那点粉末的时候,齐酒鬼咧嘴一笑,也没见他是从哪里掏出来的一把精致的小刀。

寒光一闪。

蛤蟆嘴里伸出来的舌头瞬间被斩断。

这还不算完,齐酒鬼动作极快,瞬间抓住那被斩下来的肉球,而后抓住祭尸的下巴,将它嘴巴捏开,将舌头肉球塞了进去。

在我们目瞪口呆的时候,他又做了一件更让人意想不到的事。

齐酒鬼自己张大嘴巴,伸出舌头,拿起手来猛地在舌头上抹了一下,搞得手面上全都是口水。随后又将带着口水的水,狠狠地在祭尸的嘴巴上划过。

这个时候,被斩去舌头的蛤蟆,连蹦带跳的到了祭尸的嘴巴旁边,似乎是想钻进去,可是却又进不去,只是围着嘴巴打转。

“哈哈,小家伙,你这舌头给你媳妇儿保存了啊,你就在这里守着她吧。”

说完,又拿出一根红线,转头问奶奶:“你可会针线活?”

奶奶点头。

又道:“好,说句不好听的,老寡妇的红线没人敢破!你来,用这根红线将这蛤蟆的后面一条腿和和祭尸的左手大拇指连绑起来。”

老寡妇的红线不敢破!

这老话不假,可当着寡妇面说出来,多少有点不合适。

可奶奶不在意,当即点点头,按照齐酒鬼所说的,用红线把蛤蟆和祭尸连在了一起。

做完这些,那蛤蟆竟然安稳了下来,趴在祭尸的脸上,蛰伏了下来,没再闹腾。

齐酒鬼又将那扑在地上的红布盖在了它们的身上。

“礼成,埋土!”

说罢,自己先动手,用铁锹填土。

“平安,帮忙。”奶奶推了我一下。

我回过神来,抓起另一把铁锹,开始帮忙,一边填土一边问:“齐师傅,你刚才那是干什么呀?那就是给蛤蟆娶亲?”

“嘿嘿,这三条腿的蛤蟆可是通人性的。我用特殊之法取它舌头,是要将它留住,这舌头对它有特殊意义;而我的唾液,却对它有克制之效,让它不能取出舌头;至于最后给它结礼娶亲,则是彻底安了它的心。这种蛤蟆的习性呀,有趣儿的很,一旦有了另一半,就不理不舍,不管那另一半是什么,只要是母的就行。”

我听得一愣一愣的。

若是旁人对我说这些,我绝对嗤之以鼻,认为是胡说八道,可这是齐酒鬼说的,而且事实摆在了我的眼前。

俗话说的好,万物有道,越是特殊的生灵越是有特殊的习性。

齐酒鬼又道:“这三条腿蛤蟆是‘宝’,它的习性和作用,我能给你讲上一天,今天咱们那它来镇祭尸,其实还真是大材小用了。”

我没答话,孙瞎子在一旁应了句。

“憋宝人,果然本身就是一个宝,不愧是为最神秘的传承之一,能有缘解释齐师傅这个朋友,我这个瞎子,倒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这一刻,我对憋宝人产生了好奇,真是太神秘了。

但,齐酒鬼说过,我成不了和他一样的憋宝人,终究只能仰望了。

填土比挖坑要容易,我们很快就将土填好了,为了不被人注意到,还特意处理了一番,看上去和周围没有太大的差别。

完成后,我们坐下休息,我看着埋好的地方,问了句:“齐师傅,你和我说过,这蛤蟆吸了尸气,能镇邪百年,难道它还能活一百年?”

齐酒鬼摇头:“不知道!”

“不知道?”我一怔。

“我没活过一百年,自然不知道,但是典籍中是这样记载的,这玩意儿古怪的很,或许真的能活百年,我也准备将这里记载下来,等我的后人百年之后来此查看,说不定还有意外发现。”

听到齐酒鬼的话,我忙问:“那祭尸呢?这玩意儿在水下就几百年了,可还不腐不烂的,在这里待百年,说不定也还在呢。”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笑道:“你就别关心这么多了,等一百年后,你就早死了,和你也没有关系了。”

我:“……”

在山中休息了一会儿,我们便下山回家。

因为对憋宝人的好奇,我问了齐酒鬼不少问题,用几瓶酒做为代价,他也只是回答了我一些不痛不痒的问题。关于憋宝人的辛密,根本不对我讲。

齐酒鬼在我家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就离开了。

走之前,给我们留了一句话。

“这是一场缘分,也是一场因果,日后他必定会再来,因为我还欠他三件事,到时候若有违背,我也要承受因果。”

这句话有些威胁的成分。

作为一个神秘的憋宝人,他的确有说这话的代价,当然,我也没打算赖账,点头应下,说随时恭候。

送走了齐酒鬼,我和奶奶便去吃早饭。

饭后,刘老先生的人来了,捞尸人带来了我娘的消息。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