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人网 - 海量小说最新章节无弹窗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小说 > 民国奇人 >

第九章 山间花阴基

更新时间:2018-12-08 00:33

(为@一粒沙 的儿子嘉庚,希望他健康快乐的成长)

 

三天后,锦官城外龙泉驿,长松山下,小木匠带着人跋涉过了一条小溪,便藏在了一处山石之后,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施展出了藏身咒来。

 

而在半个时辰之前,他们已经将这几天代步的马匹给卖掉了,换了一笔钱。

 

因为都是北马,虽说耐久力和负重方面不太行,但对于许多有钱骚包的人来说,高头大马方才是最爱,所以出手倒也不算难,而且还挺抢手的。

 

之所以卖马,倒不是因为缺钱,而是这三天来,都有追兵一直在盯着他们。

 

因为骑着马无法翻阅山林,所以他们一直都走着大道。

 

这样的目标实在是太大了,所以眼看着接近了锦官城,小木匠就决定将马给卖了,然后来一个突然消失,让一路追踪而来的那帮人暂时性地失去目标,从而将这些如同跗骨之蛆的家伙给甩掉。

 

这三天来,小木匠的精神也达到了濒临崩溃的境地。

 

在答应安老七之前,他实在是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如此的复杂。

 

他当时一是吃不住劝,硬不起心肠,二来也是为安老七和王娘子之间相濡以沫、同生共死的感情所感动到了,所以才会应下这差事。

 

他本以为络腮胡以及他背后那所谓的“媚娘老板”,他们与安老七夫妇之间的恩怨,应该会了结于那个镇子,随着冲天而起的火焰而烧了个干干净净,却不曾想,追兵在第二天早上就来了,而且不只是一两个,仿佛所有的力量重心,都转移到了这边来。

 

小木匠一开始的时候,还以为那帮人记仇,因为那三个死去的喽啰而千里追杀。

 

但是到了后来,他却发现,那帮人对于这个怯怯懦懦的小孩安油儿,似乎更加感兴趣一些。

 

这事情让小木匠颇为惊讶。

 

好在那小孩适逢大变,却表现出了相当不错的克制力来,十分懂事,就算是逃亡的路上再苦再累,他都咬着牙坚持着,不敢叫半点儿苦。

 

或许,他母亲临别时给他的那一巴掌,以及那一段话,让他在一瞬间,便成长了起来。

 

而更让小木匠感到安慰的,是那个叫做杨不落的少年,同样是失去了亲人(那个拉二胡的老头是他的亲爷爷),他的表现比安油儿更加不错——他不但会骑马,而且鞍前马后,豁出劲儿地讨好着,几乎都不让小木匠费太多的心思。

 

无论是安油儿,还是杨不落,小木匠都能够从他们的身上,瞧出当年自己的影子来。

 

不过即便如此,小木匠也没有与他们太过于亲近。

 

不是他生性高冷孤傲,而是因为他害怕别离,害怕投入,害怕万一发生了事情,他会因为这点儿交情,豁出命去。

 

他不敢太投入,因为他的能力并不足以撑起心中太多的正义来,而且他还有需要保护和关心的人。

 

他无法做到那般的潇洒。

 

一路上,这一大三小的组合,彼此的关系也十分奇妙,各自都在为生存而拼搏着。

 

小木匠的感觉没有错,在他施展了藏身咒之后的两刻钟之后,有一队人马从他们左前方的二十丈处匆匆走过,他藏在石头后面,打量着那帮人,发现这里面不乏修行者,而且还有高手——是那种他正面对上,并没有信心赢过的强人。

 

在一个“余孽”身上,投入这么多的力量,显然这已经无关于仇恨本身啦。

 

一定是安油儿这里,有着那帮人一直找寻的东西,才会如此。

 

待那帮人走了之后,小木匠深吸了一口气,走到了安油儿面前,蹲下身子,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说道:“油儿,那天晚上,你爹都给你说了些什么?”

 

安油儿没有想到小木匠居然会问他这事儿,有些紧张,低下了头,双手握着,结结巴巴地说道:“没得啥子……”

 

他岁数不大,才七岁的年纪,就算是突如其来的成长让他做出了许多的改变,但终究还是掩盖不住一些东西。

 

小木匠看了一眼顾白果。

 

顾白果大不了安油儿多少,但仿佛完全不是一个年龄段的人,她抱着虎皮肥猫,在旁边搭腔说道:“油儿,你也看到刚才那阵势了,如果这件事情搞不清楚的话,咱们别说送你去见你大姨,就是出了这片林子,恐怕就得被逮住。”

 

安油儿却仿佛认定了某种死理,咬着牙说道:“真没得啥子的。”

 

听到他死鸭子嘴硬,就是不说,小木匠没有那么耐心了,他直接了当地说道:“你要是这么讲的话,那我就把你放在这儿啦,是生是死,各有天命了,好吧?”

 

他作势欲走,安油儿终于急了。

 

他冲上前来,拉住了小木匠的袖子,有些结巴地说道:“你、你……你不是收了我爹爹的钱么?怎么可、可以出尔反尔?”

 

小木匠忍不住笑了,说没关系啊,我可以把钱还给你。

 

他将身上背着的包袱取了下来,丢在了安油儿的跟前,随后问旁边作壁上观的杨不落:“你跟我们走,还是自己离开?”

 

在这样的情况下,杨不落当然选择抱大腿:“我跟你们走。”

 

两人对话结束,准备离开的时候,安油儿终于感受到了小木匠话语里面的决绝,哭一般地说道:“我讲,我都讲,求求你们别把我给抛下,好么?”

 

小木匠等的就是这一句,停下了脚步,平静地说道:“那要看你有没有撒谎。”

 

安油儿到底是一小孩儿,而且还是一个没什么经历、适逢大变的小孩,心理防线被小木匠击溃之后,直接选择了投降——他告诉小木匠,那帮人之所以要杀害他父母,对他又锲而不舍,最主要的原因,是在十年前,他母亲曾经偷了那位“媚娘老板”的一本秘籍。

 

媚娘老板对这秘籍十分看重,因为那是历任花门护法必须研习的一门手段、法门,因为传习的人非常少,这秘籍遗失之后,导致魅族一门的花门护法,出现了将近十年的断档。

 

正是如此,那家伙对他父母,方才如此恨之入骨。

 

小木匠听那安油儿说完,直截了当地问道:“秘籍在哪儿呢?”

 

安油儿眼神下意识地往旁边闪了一下,然后指着自己的脑袋,说道:“全部都记在这里啦。”

 

小木匠听了,忍不住笑道:“真的?”

 

安油儿很是认真地点头,而小木匠却对顾白果说道:“把他身上的包袱给解下来。”

 

一句话让安油儿像小兽一样,变得充满了攻击性,他一边紧紧护着身上背着的包袱,一边冲着朝他过来的顾白果吼道:“你要干嘛?你们到底要干嘛啊?”

 

小木匠很不耐烦地说道:“你到现在了还要骗我们,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吧,他走过去,伸手将安油儿的双手按住,顾白果则从不断挣扎的安油儿身上,将包袱取下来,随后放在地上解开。

 

包袱里,有几件换洗的衣服,还有一些纸钞和银元,另外还有地契之类的东西。

 

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别的东西了。

 

顾白果搜完,冲着小木匠耸了耸肩膀,而这时那安油儿则说道:“你们看,我没有骗你们吧?”

 

小木匠将他推到了一边,蹲下身去,不去管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而是将包袱皮给拿了起来,然后将其对着天空,眯眼打量着,口中缓缓念道:“山、间、花、阴、基?你母亲别看膀大腰圆,镂空刺绣的手艺倒是极好的,刚才那几个字,就是你先前口中所说的秘籍么?”

 

安油儿被揭破了,小脸儿顿时急得通红,破口骂道:“你妈批……”

 

啪……

 

小木匠都没有动手,那杨不落却直接扇了一大耳光去,将那小孩都给打懵了。

 

安油儿脸色一变,刚要嚎啕大哭,杨不落却冷冷说道:“你妈之前跟你说过一遍,你大概是忘记了,我不介意再跟你说一次——你爹娘都死了,我们也不是你爹娘,在这里,没有人会惯着你……”

 

杨不落对待安油儿,乃至他的爹娘,态度还是十分复杂的,既为他们的遭遇而难过,又因为被殃及池鱼而恼怒。

 

事实上,若不是安油儿的爹娘,他爷爷也不会死。

 

安油儿被杨不落的一通教训给直接整蔫了,不再反抗,而小木匠弄清楚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后,也忍不住地骂了一句脏话。

 

他本以为安老七夫妇只是让他护送一下儿子,而他正好顺路,所以就帮个忙而已。

 

没想到这里面,居然还藏着这么大一个随时都有可能爆炸的雷。

 

要不是他头脑机灵,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想到这里,小木匠将身上的那包袱皮给换了过来,对安油儿说道:“这个我来保管,等到了锦官城,我再还给你——到时候咱们交接清楚了,互不相欠,这辈子都别再见面……”

 

安油儿感觉到了小木匠的生气,虽然有心相争,但又患得患失,终究还是没有敢开口要回来。

 

作者的话: 小佛说:嘉庚送上,大家晚安。

 

 

 

 

 

野生何首乌、黄精、葛根粉出售,需要请添加微信:zharke或电话13500395468 价格优惠!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上一篇:第八章 托孤目录 → 下一篇:第十章 柳巷

推荐小说: 公公儿媳妇你懂的商梯龙王妻我有一座恐怖屋民调异闻录之勉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