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人网 - 海量小说最新章节无弹窗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小说 > 民国奇人 >

第十章 天王镇

更新时间:2019-01-08 20:11

秦淮河与太湖相交之处,丘陵连绵下,有一个小镇子,镇子里盛产蔬菜瓜果,供应金陵之地,所以商人来往,倒也算是热闹。

 

这日,镇子口来了个风尘仆仆的年轻后生,长着脸嫩,但眉宇间却有着几分风霜,不过人很精神,而让旁人为之侧目的,是他身上背着一个很大的木箱子。

 

从后面看,就好像是一个箱子精在走路一样。

 

这人却是小木匠。

 

他走到了镇子门口的一家小店前,询问此处离金陵还有多远,那小店的老板娘刚才就瞧见了小木匠俊朗的侧面,馋得直咽口水,这会儿越发热情,告诉他往西走,用不了多远就到了。

 

小木匠问这镇子名字,老板娘说叫做天王镇。

 

问明了路,小木匠往镇子里走去,他先是找了个剃头摊子,将乱糟糟的头发给打理了一番,毕竟要进城了,多少也得拾掇一下。

 

他弄了一个跟屈孟虎一样的学生短发,人一下子就变得精神抖擞了,眉目也硬朗起来。

 

随后他找了一家客人挺多的食铺,要了半份盐水鸭。

 

这盐水鸭的鸭皮白肉嫩、肥而不腻、香鲜味美,小木匠一路风餐露宿,此刻终于吃了顿荤腥,当下也是要了两大碗白米饭,就着那盐水鸭和一碗温汤,吃得直噎嗓子去。

 

美啊……

 

从小受过饿的小木匠,对于食物是有执着追求的,也更加容易满足,一顿吃下来,所有的疲惫和烦恼都消除了。

 

他长长舒了一口气,想着这天也要黑了,回头找个地方,洗个澡,再睡上一觉,简直是美滋滋。

 

正准备起身结账,突然外面的街道上传来一阵吵闹声,小木匠站在窗边往外望,瞧见四五个大汉,正围着一个妙龄少女,和一对老夫妇在说着什么。

 

那对老夫妇跪在了地上,不停地磕头,并且大声地哭泣着。

 

小木匠结了账,走出食铺,瞧见那几个汉子已经将那穿着朴素的少女手腕拽着,往外拖去,而那对老夫妇上前去阻拦,却给死死隔开了来。

 

有街坊看不过去了,大声喊道:“李麻子,你别欺人太甚了,幼仪多好的女孩子,年纪又这么小,你好意思把她拉到金陵城的窑子里去么?这么做,丧尽天良,是要被雷劈的。”

 

那帮人为首的,是个满脸麻子和横肉的壮汉。

 

他咧嘴笑,露出一口烂牙来,说道:“王大娘,严老倌儿欠我两百块大洋,陆陆续续,欠了一年多了,现如今他病成这个鬼样子,眼看是好不成了,房子也不值几个钱,若是回头严老倌儿一咽气,她们娘俩儿卷包袱一跑,我找谁说理去?我也是好心好意,借钱给严老倌儿治病,总不能叫我血本无可吧?要不,你来还这钱?”

 

那站出来的街坊听了,脸顿时就黑了,尴尬地搓着手笑,说我哪里有钱啊……

 

那严老倌儿哭着喊道:“我哪有欠你两百块?我老伴就借了四十……”

 

他不知道是得了什么病,一边说话,一边开始咳血了。

 

李麻子听了,冷冷笑道:“老子做印子钱的,从来都是白纸黑字,借据上面可是有你老头子签字画押的,可不是你随便乱说就行了的。就算是闹到了官府,我也是这句话。”

 

旁边有街坊忍不住说道:“当然啦,县上的那一位,不就是你姑丈么?”

 

李麻子听了,一脸严厉地喊道:“谁,谁说的话?有本事站出来,别在那里藏头露尾的……”

 

他气势很足,人又凶神恶煞的,目光扫量过去,却是噤若寒蝉,没有一个胆敢吱声的。

 

李麻子很满意围观群众的表现,开口说道:“你们这帮管闲事的,我还是那句话,你们若是有钱,帮着严老倌儿把钱还了,老子拿了钱,现在就走;要不然就别在这里挡路,还跟我唧唧歪歪的。”

 

这人实在是太凶,原本有些义愤填膺的一众街坊都闭上了嘴,不敢说话,而李麻子震慑了场面之后,手一挥,对手下说道:“走。”

 

他准备将人给带走,而这个时候,又有一个人站了出来。

 

这个人就是小木匠。

 

他拦在了这帮人的跟前,然后平静地说道:“把人放下。”

 

那李麻子瞧见他,忍不住笑了,说你准备帮着还钱?

 

小木匠点头,说对。

 

说完,他真的将木箱子放了下来,开始掏开最下面一层,准备拿钱了。

 

那李麻子瞧见这后生动真格的,当时就愣住了,毕竟他处心积虑地放印子钱,就是指望着拿严老倌儿这黄花闺女卖个大价钱。

 

他跟金陵城的春香楼老板价格都谈好了,就等着把人送过去拿钱,结果弄这么一出,脸上顿时就挂不住了。

 

他没有等小木匠拿出钱来,便立即朝着手下使眼色。

 

他的那几个手下也懂,当下就冲上前去,挥起拳头,怒气冲冲地骂道:“谁的裤裆没拉好,把你个外乡人给露出来了?给我滚蛋……”

 

冲在最前面的那个汉子,一边骂着,一边已经将拳头砸在了小木匠的脸上来。

 

不过他的手突然间就定格了,因为小木匠的右手,在谁也没有瞧清楚的情况下,就将那汉子的拳头给抓住,然后……

 

汉子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难看起来,冷汗也唰的一下,流了下来。

 

他的牙齿打颤,终于忍不住了,惨声叫道:“疼、疼、疼……”

 

是个练家子。

 

李麻子这帮人立刻反应过来,好几个打手一拥而上,想要将这家伙给摁下去,却没想到几个照面的功夫,这几人却全部都给这外乡人给撂倒在地。

 

开玩笑,用探云手来对付这么几个地痞流氓,要是一个回合都撩不到,小木匠简直可以羞愧地去跳河了。

 

然而当这几人都倒下直哼哼的时候,那李麻子却摸出了一把手枪来,指着小木匠的眉心处。

 

他厉声叫道:“跪下,跪下……”

 

小木匠刚刚将一汉子给摔倒在地,听到这话儿,缓慢地转过身来。

 

面对枪口,他面不改色地说道:“我给你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天子脚下,浩然正气,我不想杀人,而你,应该也不想死,对吧?”

 

李麻子瞧见对方平静地看着自己,眼神中竟然没有一丁点儿恐惧,反而是充满了怜悯,越发惊慌。

 

他怒声吼道:“跪下,跪下!”

 

小木匠一直盯着那人的右手食指,只要那家伙一扣动扳机,他绷得紧紧的身子,就会如同一头猎豹那般,避开子弹,扑上前去。

 

双方陷入僵持的时候,突然有人喊道:“萧爷来了,萧爷来了。”

 

围观的人群分开了,走来一个身材不高,肩膀却很宽,双目也锐利的青年。

 

那男子看着二十七八岁,或者更大一些,浓密的眉毛,脸上的棱角分明,算不得俊朗帅气,但又别有一番阳刚之气。

 

那人走到场中来,旁边的人纷纷与他打招呼,而他则看向了对峙着的双方,笑了笑,露出一口白牙来,对李麻子说道:“李老大,有必要么?来,别紧张,放下枪。”李麻子对旁人都是一副牛气哄哄的样子,但对这个青年,却还算客气。

 

他说道:“这小子打伤了我好几个兄弟,我如何能放过他?”

 

被人称之为萧爷的青年笑了,说你没搞清楚——我让你放下枪,是在救你,不是放你放过他。

 

李麻子愣了,说什么意思?

 

萧爷说:“这么说吧,如果这枪是指着我的,你觉得你能干掉我么?”

 

李麻子摇头,说不能,你萧明远萧老大的名声我又不是没听过,我哪里敢拿枪指着你?

 

萧爷笑了,说那你敢拿枪指着他?

 

李麻子这回懂了,却有些不敢相信:“你,你是说……”

 

萧爷认真地看着他,一字一句地说道:“你要是信我,就放下枪,好好说话,不然我转身就走,回头给你收尸……”

 

这位萧爷在天王镇,当真是个人物,就连李麻子这般混不吝的人,听了他的话,在犹豫了一会儿之后,居然最终选择了把枪收了起来。

 

而当他将枪放下的一瞬间,心脏处那股说不出来的心悸也终于消失了。

 

这时,他方才知晓,萧爷没有在骗他。

 

双方放弃了对峙,而萧爷则对李麻子说道:“这件事情呢,按理说都是生意,不过对本乡本土的街坊邻居下手,着实不好听,回头有人去你家老太太跟前嚼舌头,你脸上也不好看。这样,我做主,那单子我接了,回头四十大洋,我送到你府上里去,如何?”

 

四十块大洋?

 

小木匠本以为那李麻子会断然拒接,毕竟那家伙要的是本金加利息的两百大洋,而且上面还有当官的撑着。

 

然而让他意外的,是李麻子的脸色虽然很难看,却还是艰难地说道:“行,今天看在你萧爷的面子上,就这样吧。”

 

他收了枪,将那借据递给了青年,随后带着自己的几个手下,灰溜溜的走了。

 

他们一走,围观的街坊邻里顿时就一阵欢呼,而那严老倌儿一家子也是跪在地上,磕头感谢。

 

小木匠瞧见这一幕,虽然惊讶,却也没有多说什么,转身准备离开。

 

而就在这时,那个叫做萧爷的青年却叫住了他。

 

萧爷走到了小木匠跟前来,拱手说道:“在下天王镇萧明远,还未请教兄弟贵姓?”

 

作者的话: 小佛说:咳咳,这节奏,不知道你们喜欢不喜欢?

 

 

野生何首乌、黄精、葛根粉出售,需要请添加微信:zharke或电话13500395468 价格优惠!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上一篇:第九章 真薄性(3)目录 → 下一篇:第十一章 黄牛党

推荐小说: 公公儿媳妇你懂的商梯龙王妻我有一座恐怖屋民调异闻录之勉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