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人网 - 海量小说最新章节无弹窗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小说 > 民国奇人 >

第五十四章 虚惊

更新时间:2018-11-27 14:27

(为@正月初七 嘉庚)

 

天色渐晚,夜幕降临,街上星星点点的灯光挑起来,小木匠一屁股坐在了青石板上,整个人仿佛没了精气神一般,双眼无神,空荡荡的。

 

他已经把这一片都给转遍了,不知道问了多少人,结果除了一人告诉他顾白果被带走之外,再无其它消息。

 

顾白果,被他给弄丢了。

 

一想到这件事情,小木匠的心就被无尽的后悔和难过给吞噬,它好像被人用劲地紧紧攥住,一下一下地捏着。

 

明明没有任何物理上的感觉,但心还是忍不住地疼。

 

这疼痛让小木匠连呼吸都有些困难,感觉眼前一阵模糊,世间都不值得了。

 

为什么会这样?

 

明明才认识几天而已,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甚至比当初瞧见师父死在自己跟前,更加难过?

 

几天的感情,居然比十几年的养育之恩更加深刻么?

 

小木匠心疼之余,想起这个问题,越发觉得可怕——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怎么会这样呢?

 

到底是自己变了,还是那个小姑娘,太可人疼了?

 

他并非是那种阅尽人间世事的老狐狸,感情上面也是朦朦胧胧的,此刻仿佛丢掉了某种至关重要的东西,脑子里面乱糟糟一团,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人踢了踢他的腿,问道:“干嘛的?”

 

他没有反应,那人便凶了起来:“喂,砍脑壳的,说你啷个呢,站起来……”

 

小木匠抬头望去,瞧见身边围着三个蓝褂汉子,个个都精壮有力,目光有神,脸色不善的样子,脑子卡了一下壳。

 

这时有人过来,将他揪了起来。

 

还有人伸手到他背上去,想要将他背上的寒雪刀给卸了。

 

那人的手一碰触刀,小木匠几乎是下意识地一挪,避开了那人的手,也挣脱了前面那人的掌控,而对方也反应过来了,大声喊道:“这人带了刀。”

 

这话一出,旁边几个人顿时就变得紧张起来,有人还拔出了匕首。

 

不远处,又围过了好几人来。

 

这时小木匠方才反应过来,这帮家伙不是旁人,正是渝城袍哥会从各处抽调过来的骨干。

 

他们之所以在这儿巡夜,却是为了防备鬼面袍哥会的暗算。

 

想到这里,小木匠不敢乱来,害怕那帮人把自己当作是鬼面袍哥会的人给弄了,到时候动了刀兵,伤了人,有理都变成没理了。

 

所以他一边退后,一边摆手说道:“各位,误会了,我不是坏人。”

 

七八个袍哥会的人将小木匠围住,然后有人喝道:“报上名字来。”

 

瞧见这帮人如此紧张,小木匠知道在这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局势下,自己耍不得小聪明,只有说道:“在下甘墨,是……”

 

嘶……

 

他话都还没有说完,旁边一阵吸冷气的声音,紧接着后面挤上前来一人,打量了他一会儿,赶忙喊道:“是甘爷,是鲁班教传人甘墨甘小爷,我在讲义堂外面见过的,大家不要动手。”

 

这话儿一出,场间气氛一下子就缓和许多。

 

一个领头的中年汉子上前,朝着小木匠拱手说道:“甘爷,使我们眼拙了,多有得罪,还请见谅。”

 

对方客客气气的,小木匠也不是以势压人的主,笑着说道:“无妨,无妨,是我唐突了。”

 

那人听到,以为小木匠的这客气讲的是反话,哭一般地说道:“甘爷,真对不住,我们,我们……”

 

他说话,竟然有了几分结巴,完全没有刚才气势汹汹的样子。

 

小木匠这才知道对方误会了,开口说道:“行了,我真没事,你们去忙吧,我也要回去了。”

 

那汉子听到,赶忙从怀里摸出了一个木牌来,递给了小木匠,说:“甘爷,今天晚上,全城大搜,无关人等都需要盘查,特殊时期,小弟也是没有办法——这木牌是我权限下的几个通行证之一,这路上,甭管是遇到我们袍哥会的弟兄,还是警察、军队,凭此牌都可以通过……”

 

小木匠接了过来,拱手:“多谢。”

 

那人给完了通行牌,转身挥手,带人离开,而小木匠瞧见这周遭肃杀的气氛,没有再多想,往酒店那边走去。

 

回去的路上,原本还算热闹的渝城夜晚,此刻变得有些萧瑟。

 

那大路上来往的,除了穿着蓝褂子黑布鞋的渝城袍哥会,和少量的制服巡逻之外,几乎没有瞧见其他的什么人,颇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压抑。

 

小木匠被查了好几次,好在有那木牌通行证在,所以也没有受到什么刁难。

 

等回到了酒店,他发现门口站着两个当兵的,正荷枪实弹地守着呢。

 

很显然,军政两界,对于渝城的治安也比较担心,像这样的重点单位,不得不派了人手过来守卫着。

 

小木匠是这儿的住客,自然很容易地进了来,随后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儿,那便是顾白果的失踪,这事儿能不能去找渝城袍哥会帮忙?

 

事实上,程五爷即便刚刚当上龙头,那职权也是大得惊人的。

 

这偌大渝城,让他甘墨去找人,完全是大海捞针,但让渝城袍哥会来挑头的话,可能就没有那么困难了吧?

 

只不过,且不说渝城袍哥会能不能找到,他这回若是找到了程五爷,会不会纠缠就更深了?

 

而如果是那样的话,他又该如何自处呢?

 

小木匠一脑门子的浆糊,抱着虎皮肥猫,浑浑噩噩地回到房间里,瞧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江老二,招呼了一声,准备回客厅待着,结果感觉到了不对劲儿。

 

那床边柜子上面的汤碗,是怎么回事?

 

小木匠快步走到了床边,拿起那还剩下一点儿汤汁的瓷碗,激动地问江老二:“这药哪儿来的?”

 

江老二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说白果啊。

 

小木匠非常激动:“白果回来了?她在哪儿?”

 

他左右打量,并没有发现房间里还有人,而江老二则懒洋洋地说道:“她过来送完药,待了好久,一直没有等到你,就被她舅舅给押回家去了。”

 

舅舅……家?

 

小木匠原本听到“押回”这个词,紧张感一下子就提了起来,结果将整句话在嘴里嚼了一遍,却感觉到一阵错愕。

 

等等,什么情况,怎么突然冒出了一个舅舅来?

 

江老二说的情况,跟小木匠之前所有的猜测都截然不同,那个与顾白果有所争执的人,居然不是什么鬼面袍哥会,又或者别的凶人,而是她的舅舅?

 

她舅舅?

 

小木匠越想越可笑,感觉自己先前所有的担心和恐惧,都落到了狗肚子上面去了。

 

仔细回想起了,这顾白果简直就是小恶魔,她一开始就骗了自己,说什么在舅舅家待着受尽了“虐待”,舅妈对她又打又骂之类的,这估计是骗人的吧?

 

她并没有从舅舅家逃走,来渝城闯荡,她本来就在渝城,只不过听说了自己,就过来瞧一眼稀奇。

 

至于后面的事情,则是一场意外。

 

他堂堂男子汉,结果给一小丫头骗得团团转,想来也是可笑。

 

小木匠脑子里翻江倒海,而江老二则说道:“本来白果准备留在这里的,结果她舅舅不同意,怕她又离家出走,白果没办法,只有留了个地址,让你明天早上去她舅舅家那儿取药,她会帮着熬好的……”

 

说完,他递了一张纸条上来,小木匠接了过来,瞧了一眼,点头,说好,我知道了。

 

他回到了客厅沙发,紧紧攥着那纸条,心里默念着:“你这个小鬼头,明天等我找到你了,看我让你好瞧……”

 

一夜无话,次日清晨,小木匠起床洗漱之后,叫了早点,与伤员江老二吃过,便带着虎皮肥猫一起出了门,按按照那纸条上面的地址找过去。

 

那地方在洪崖洞附近的江边,小木匠过去的路上花了一些时间,赶到那条临江老街的时候,太阳已经老高。

 

这是一片老街区,而且是那种穷人区,高高低低的木头房子和窝棚杂乱无章,路上污水横流,烂泥满地,一不小心还能够踩到动物的粪便,什么鸡翔鸭翔狗翔,甚至还有热腾腾的人翔,让人走路都不得不小心翼翼。

 

而街道上更是热闹,脏兮兮的老人坐在门口,泥猴一样的孩子满地乱跑。

 

甚至有小孩拿一根小木棍儿,在那儿戳狗屎……

 

一切都是那么的生动有趣,而小木匠挨个儿打探,最终来到了一个离街道十来丈、还算周正的小院子前来。

 

他敲了敲那有些晃荡的门,咳了咳嗓子,然后喊道:“请问,这是吴雪松家么?”

 

小木匠喊了两嗓子,那房子走出一个光着膀子、披着皮围裙的壮汉来,瞪了他一眼,说道:“你找哪个嘛?”

 

小木匠瞧了一眼那壮汉手中滴着血的尖刀,说道:“我叫甘墨,过来找顾白果的。”

 

壮汉眼睛一瞪,嚷嚷道:“你就是那个拐走我外甥女的甘墨?”

 

说着话,他提着血淋淋的刀子,走了过来。

 

作者说的话: 小佛说:嘉庚送上,各位读者老爷点击下面广告,多多收藏分享本页面。

 

 

 

 

 

 

 

 

 

 

 

 

 

 

 

 

 

野生何首乌、黄精、葛根粉出售,需要请添加微信:zharke或电话13500395468 价格优惠!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上一篇:第五十三章 得失之间目录 → 下一篇:第五十五章 故人露面

推荐小说: 公公儿媳妇你懂的商梯龙王妻我有一座恐怖屋民调异闻录之勉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