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人网 - 海量小说最新章节无弹窗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小说 > 民国奇人 >

第十二章 酒楼斗气背血咒

更新时间:2018-11-09 20:14

跟着苏小姐一起上来的,除了那个俊朗公子之外,还有一人,却是个胖乎乎的年轻女子。

 

三人有说有笑,而当那苏小姐目光往这里望过来的时候,正在与小木匠攀谈的程寒则站了起来,随后,他对小木匠说道:“我瞧见几个朋友,过去打个招呼,马上回来。”

 

他起身往外走去,而王档头则低声说道:“没想到雍德元少爷也来了。”

 

小木匠问:“这人很有名么?”

 

王档头解释:“雍德元雍少爷,他父亲雍熙文是袍哥会头排的闲大爷,闲大爷又唤作绅夹皮,是渝城袍哥会的大金主,有钱有势,他师出名门,是渝城道上几个挑头的年轻人之一,一等一的人物,甚至比程小爷还要有名。”

 

小木匠又问:“另外两人,你认识么?”

 

王档头说:“雍少爷旁边那个胖妞,是他小妹,至于旁边那个短发小姐,应该是湖州会馆苏三爷的女儿苏慈文……”

 

听到这话儿,小木匠才知晓那女学生的大名,却是叫做这么一个名字。

 

感觉不像是女子的名字,反倒像个先生。

 

而另一边,程寒迎上了这三人,拱手招呼:“德元,苏小姐,遗爱小妹。”

 

程五爷与雍熙文都是渝城袍哥会的大佬,虽然分数不同排,但交情也有,所以程寒与雍德元、雍遗爱算是世交,此刻见面,自然得招呼一声。

 

不过雍德元瞧见程寒在这儿,却是皱了眉头,有些不快。

 

他说道:“阿寒,我中午约你,一起陪苏小姐吃晚饭,你给推了,说有事,怎么又跑这儿来了?”

 

程寒笑着说道:“我先答应了一位朋友的邀约,所以推辞,没想到居然也约在张飞楼——回头我过来敬你一杯,算作赔罪,如何?”

 

胖妹瞧了那边一眼,有些嫌弃地说道:“程寒哥,你那朋友,是王麻子?”

 

程寒摇头,说不,是旁边那位。

 

胖妹瞧了小木匠一眼,看他那打扮,并没有觉得有什么特别的,问道:“那人谁啊?程寒哥你就为了他,爽了我们的约,好过分啊。”

 

反倒是雍德元颇有眼光,说道:“那后生,便是前些天与你相斗,旗鼓相当那人?”

 

程寒点头,说然也。

 

雍德元来了兴趣,问道:“对方什么底细,是哪门哪派的弟子?”

 

程寒说我刚刚过来,话都没聊两句,哪里知道?

 

雍德元说相请不如偶遇,不如我们一起拼桌吃饭吧?

 

程寒不愿,说那位兄弟人比较拘谨,还是算了,等回头来,再介绍你们认识。

 

他与这边聊完,告罪一声,回桌过去,雍德元不太高兴,而苏慈文在旁边听了,却是有些懵——那个甘墨,不是她家工地上的木工匠人么?

 

虽说他手艺还算不错,但怎么跟这袍哥会的少爷们还认识,而且听着好像打架也挺厉害的样子……

 

他,到底是什么人啊?

 

程寒回桌,与小木匠简单解释一遍,然后说道:“雍德元挺想认识你的,只不过我怕你不太适应,便没有拼桌。来,甘墨兄弟,袍哥人家,从不拉稀摆带,咱们是不打不相识,为了这,咱们喝杯酒。”

 

小木匠举杯相陪,王档头作为请客的东家,也是赶忙相陪,十分热情。

 

程寒对他的态度也好了一些,没有那么生硬。

 

喝过酒,又吃菜,这张飞楼果然不愧是名满渝城的馆子,摆在桌子上的每道菜,都特别有味儿,就连那怪味胡豆,和油炸花生米,都别有一番风味,让小木匠停不下来筷子来。

 

桌子下蹭饭的虎皮肥猫,也是喵呜喵呜地叫。

 

小木匠本就是长身体的年纪,虽说过了“半大小子,吃穷老子”的时候,但胃口却一直都很大。

 

而程寒是那练家子,又是修行之人,需求的热量极大,所以几人吃菜喝酒,倒也不像寻常酒宴那般矜持拘谨。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程寒放下筷子,问起了小木匠的来历。

 

小木匠自然不会提及自己师父鲁大,而是编了一个说法,这套话他早就熟练了,程寒虽有疑惑,却并不追究,又与甘墨聊起了修行之事来。

 

甘墨修的,是鲁班教的《万法归宗》,本就是杂糅的法门,博采众家之长,故而与程寒说起这个来,却也并无障碍,甚至某些地方的见识,更有胜之,随后程寒又说起自己北上求学的经历,小木匠居然也能接上,不但如此,而且见解颇深。

 

小木匠知道的这些,全部都是从屈孟虎那儿听来的,但程寒却不知道啊,听到这个甘十三郎什么话题都能接下来,更是添多了几分敬佩。

 

他觉得,面前这兄弟,当真是一奇人,走的是那“大隐隐于市”的路子。

 

深不可测啊。

 

这般一想,程寒更多了结交之心来。

 

如此热切地聊了许久,王档头都张罗再添一轮酒菜了,桌子底下的虎皮肥猫也吃得肚皮滚圆。

 

这时走来一人,却正是那雍德元。

 

这家伙提着一坛酒,径直来到了小木匠的跟前,然后“砰”地一声,将酒搁下,对着小木匠说道:“嘿,甘墨对吧?听说你哥子很牛逼?是不是啊?”

 

他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刺激,浑身都是酒气,双目也有些红。

 

这时雍遗爱和苏慈文也赶了过来,苏慈文仿佛是说错了话,脸红红的,又忍不住去打量小木匠的表情,而雍遗爱则没好气地喊道:“哥,你别瞎闹了。”

 

程寒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还是站了起来,去扶住雍德元,说道:“德元,你喝醉了?”

 

雍德元一把将程寒推开,然后指着小木匠的鼻子说道:“嘿,小子,说话啊?听说你很牛逼,来,给爷表演一下,你到底有多厉害。”小木匠被指着鼻子,这才抬起头来,缓缓地看着这个长相英俊、盛气凌人的年轻人。

 

对于当前这情况,他自然是莫名其妙的,不过刚才与程寒聊天攀谈,对方的回应让他颇为兴奋,虚荣心不由得起来一些,也不愿意在这个时候低下头去,让人瞧不起,于是回道:“我为何要给你表演?”

 

雍德元喷着酒气,哈哈大笑,然后伸手,揪住了小木匠的领口,说道:“就凭我‘雍德元’这三个字——在渝城,惹上了我雍德元,你就妥帖点,就甭想好过。”

 

他这一动手,程寒的脸上就挂不住了,一把抓住了雍德元的手,厉声喊道:“德元,住手,甘墨是我朋友,你别在这儿耍袍哥会的威风。”

 

程寒的手一大搭过去,雍德元的胳膊突然一涨一缩,程寒却是有如过电一般,半边身子都麻了。

 

他往后退了几步,方才站定下来。

 

这时他的脸完全就挂不住了,盯着雍少爷,开口说道:“雍德元,我知道你是青城山兀鹫道长的高足,一身剑仙本事,但没必要在这儿逞威风,辱我朋友——袍哥人家,汗衫打伙穿,婆娘打伙睡,各自都是兄弟,你这么弄,就不怕袍哥会的规矩了么?”

 

雍德元哈哈一笑,对程寒说道:“少拿长辈来吓唬人,真当我怕么?到时候你找你家老爷子出头,我便告诉他,你结交那无胆鼠辈,我只是帮忙清除而已,说不定你老子,回头还要感谢我咧。”

 

他本事又高,胆儿又肥,程寒虽然很是气愤,但也无可奈何。

 

而这个时候,小木匠终于开口了:“想看我的本事?”

 

雍德元回过头来,说:“对——当然,我也不是不留情面的人,你若是怂了,这坛酒喝干了,我也认。”

 

小木匠说道:“那先将我给放开来。”

 

雍德元听了,将他的衣领松开,哈哈一笑,说好,我倒是要看看,你有个什么本事,能让我大吃一惊的。

 

小木匠被雍德元松开之后,往后退了一步,却是坐下,随后给自己斟了一杯酒,缓缓喝下。

 

他喝酒不是为了壮胆,而是多点时间思索。

 

论与人动手的本事,小木匠即便是入了门道,也是初学者,刀法虽得真义,算得上是熟练,但真的要拼起来,恐怕未必能够赢下面前这个家伙。刚才程寒也说了,雍德元,可是青城山的弟子。

 

小木匠虽然不知晓那兀鹫道长是何人,但青城山的大名,却是如雷贯耳,像这等角色,程寒敌不过,他自然也敌不过。

 

硬着头皮打,只不过是给那家伙羞辱自己的机会而已。

 

敌不过,那么就只有低头认怂?

 

这也太丢人了。

 

若是往日,小木匠觉得丢人也就丢人了,但现在不同,他与程寒交往,颇有些江湖豪情之志,倘若是怂了,自己都感觉对不起鲁班传人的名头。

 

怎么办?

 

小木匠将酒喝完,那雍德元便催促道:“怎么样,来啊,表演啊,磨叽什么呢?”

 

啪……

 

小木匠叹了一口气,随后口中快速喝念道:“朝水练九晨,见水不流就灵,血公本姓周,血母本姓刘,生在云南广华洲、叫你不流就不流,若还流,老君在后头。谨请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念罢,他将酒杯往桌子上猛然一放,口中喝念道:“孽畜,还不退后?”

 

雍德元听了,如遭雷轰,往后连退了几步,突然间吐出了一大口的鲜血来,脸白如纸。

 

作者说的话: 叫你不流就不流,若还流,老君在后头。

 

 

 

 

野生何首乌、黄精、葛根粉出售,需要请添加微信:zharke或电话13500395468 价格优惠!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上一篇:第十一章 张飞楼目录 → 下一篇:第十三章 程寒之死

推荐小说: 公公儿媳妇你懂的商梯龙王妻我有一座恐怖屋民调异闻录之勉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