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人网 - 海量小说最新章节无弹窗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小说 > 民国奇人 >

第七章 渝城袍哥程小爷

更新时间:2018-11-07 08:07

程寒本已转身,听到这话儿,回头来,问:“怎么?”

 

面对着这么一大帮子的人,小木匠毫无畏惧地说道:“东西呢?”

 

程寒问:“什么东西?”

 

小木匠指着榆钱赖,说道:“他偷的东西呢?那是我的,把东西还给我。”

 

听到这话儿,周围传来一阵轰笑,而程寒也笑着说道:“哦,原来你是那倒霉的苦主?”

 

小木匠点头,说对。

 

程寒哈哈一笑,指着小木匠说道:“江湖有江湖的规矩,我们可不是官府,你丢了东西,找偷你东西的人就是了,找我作甚?行了,丢了多少钱,折算多少钱,你找王麻子勾兑就是了,除非你是我袍哥会里的弟兄,要不然咱们可管不着……”

 

袍哥会本是秘密的民间社团,虽说出于底层,但后来迅速的发展壮大,靠的也多是黑道手段,所以并不讲究公平正义之事。

 

那赃物落到了他们手里,怎么可能有还回来的道理。

 

而且程寒也想让王麻子出点血,更不会答应下来。

 

他准备离开,但小木匠却是一个箭步,冲到了跟前,将人拦下,然后又坚定地说道:“我要我的东西,谁也不能拿了。”

 

程寒瞧见他这冲过来的身法颇为敏捷,原本打算离开的他反倒是生出了几分兴趣来,看了小木匠一眼,随后问道:“嘿哟,是个练家子啊。”

 

小木匠摇头,说与这个无关。

 

程寒却说道:“现在有关了——这世道太乱,规矩大多也跟从前不一样了,但有一个却是不变的,那便是你想要留住什么,就必须有保着这东西的实力。这样,我瞧你也是一个人物,便跟你赌一场,如何?”

 

小木匠问:“怎么赌?”

 

程寒问他:“学过什么呢?”

 

小木匠说:“木匠活,还有盖房子的本事。”

 

程寒一脸无语,说我说的,是打架的本事。

 

小木匠想了想,说道:“我学过几年刀。”

 

程寒听到,哈哈一笑,猛地一拍手,说道:“好,这样,你去兵器架上,挑一把刀,只要你能够赢过了我,那家伙偷的东西,我如数奉还,如何?”

 

小木匠看了一眼这个好看得不像是男人的年轻后生,犹豫了一下,说道:“果真?”

 

程寒听到这话,不由得笑了。

 

他这些日子来,日日与人操练,打熬气力与拼斗的技法,但因为他自小修行,又是家学渊源,练了“浪里白条功”,寻常人等,几乎无人能与他相敌。

 

能做他对手的厉害角色,又没空而陪他在这里瞎耍,所以寂寞得很,此刻瞧见那小木匠仿佛有两下子,才会这么一提。

 

没想到那小子居然还答应下来了。

 

看得出来,他对自己丢失的东西,还是挺看重的。

 

只不过,规矩就是规矩,落入袍哥手中的东西,又如何能够再拿出来呢?

 

虽然程寒挺欣赏这个少年郎的,但却会全力维护帮派的规矩。

 

他不可能输。

 

因为他一会儿,一定会用尽全力。

 

他笑着说道:“当然。”

 

说罢,他往后退去,伸手,说请。

 

小木匠不顾旁人惊诧的目光,走到了校场边儿上的兵器架前来。

 

这儿有两排架子,一边摆放着木质兵器,而另外一边,则是真刀真枪,精钢铁造的真家伙儿,他犹豫了一下,伸手过去,取了一把寻常款式的单手木刀。

 

程寒问道:“为何不用真家伙,不习惯么?”

 

他看小木匠双手皆有老茧,一看就知道是长久劳作之人,不像是平日里混迹江湖的,所以才会这么问。

 

小木匠却说道:“我怕收不住手,误伤了你。”

 

这句话把程寒给噎得不行,他到底还是少年心性,忍不住说道:“好、好、好,来,我倒是想要看看,你有什么真本事。”

 

说罢,程寒一伸手,却有一把榆木硬剑落到了他的手上来。

 

隔空取物,这事儿对于修行者来说,其实并不算是什么,但相对于寻常人等,甚至练家子来讲,却极为炫目。

 

这一手亮出来,顿时就惹得喝彩一片。

 

而喝彩的这帮人里面,就数王档头喊得最响,嗓子都差点儿破音了。

 

一刀,一剑,两人对望。

 

刀在手,小木匠深深吸了一口气,回想起了当初与苗疆熊一刀学艺的日子,又想起了这十几年来,一个又一个偷偷摸摸练功的清晨与夜里,以及屈孟虎毫无戒心,悉心相传的那些刀法真义……

 

一幕幕,浮现在脑海中,最终串联成了一条线。

 

喝……

 

一声大吼,小木匠长刀如虎,气势在一瞬间凝聚而成,紧接着朝那程寒扑了过去。

 

程寒一开始还有几分轻视之心,但感觉小木匠面容一肃之后,却有一股狂风,扑面而来,顿时感觉冲过来的,并非是一个弱冠少年,而是头刚刚放出笼子的深山恶虎。

 

刀法说复杂很复杂,说简单也很简单。

 

它讲究的,就是一个字。

 

猛。

 

雄浑、豪迈、挥如猛虎,这才是刀法的真谛,而此时此刻的小木匠,一肚子的怒火,却正应了刀中真义。

 

如此猛然冲来,那程寒程小爷即便是家学渊源,又自幼天资过人,勤学苦练,却也有些招架不住。

 

一时间,险象环生。俗话说得好,“剑是君子所佩,刀乃侠盗所使”,若论效率,自然刀法更胜一筹。

 

当时是,小木匠出刀狂攻,而程寒则挥剑抵御,经过最初的慌乱之后,他的剑法施展开来,却是连绵不绝,再加上修行的“浪里白条功”,源远流长,居然就挡住了那攻势,而且一进一退,却也有来有回。

 

两人刀剑翻飞,一招一式都惊险万分,旁人瞧见,莫不都心惊胆战。

 

认真一看,却是那“闪闪摇银海,团团滚玉轮。声驰惊白帝,光乱失青春。杀气腾幽朔,寒芒泣鬼神。舞余回紫袖,萧飒满苍旻”,精彩无比。

 

这两人,一个渝城袍哥会五排的红旗掌事之子,自小就有盛名;另外一个,却是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里蹦出来的生瓜蛋子。

 

但他们,却拼得旗鼓相当,一时之间,竟然不知晓胜负如何。

 

随后,还没等两人分出胜负,那木刀木剑,却承受不住力量,纷纷断裂了去。

 

程寒打得兴起,问小木匠:“再来?”

 

小木匠翻身过去,抽出了真刀,大声喊道:“自然得分出胜负……”

 

若无胜负,如何能有《鲁班书》?

 

两人换了真刀真剑,继续拼斗起来,程寒真剑在手,无论是手感还是力道,又或者是那剑的气势,都增强几分,气势越发增强,开始反守为攻。

 

他压住了小木匠的刀势,然而小木匠的刀法师承苗人熊草,那镇压黔灵刀法,讲究的是一个绝地求生,向死而生的意境,所以每当程寒将要获胜的时候,小木匠的刀就能绝地反击,差点儿反杀了去。

 

这会儿,周围的人才感觉到了危险,这两人但凡有一点儿小破绽,极有可能就要殒命于此。

 

毕竟年轻人的手段并不纯熟,在这样危急的情况下,做不到收放自如,刀下留情。

 

就在形势即将陷入死结,两败俱伤之时,却有一记飞石横空出现,先是将小木匠的刀给弹开,随后又把程寒给逼退了去。

 

程寒连退几步,回首望去,瞧见不远处的月亮拱门前,有一个蓄须男子站立。他赶忙拱手喊道:“小师叔。”

 

那人大约三十多岁,除了唇间浓密的胡须,几乎没有什么特色。

 

不过光凭他这一手飞石,就足以让人印象深刻。

 

那个被程寒叫做“小师叔”的蓄须男子看了这边一眼,轻描淡写地说道:“你父亲到处找你呢,湖州会馆的人过来了,叫你过去招待客人呢,你赶紧处理这边的事情,然后过去。”

 

他说完就走,而程寒则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哈哈大笑道:“畅快,畅快啊……”

 

笑罢,他将铁剑放回去,然后对小木匠说道:“本来想与你结交一番,不过正好有事——那东西,我叫人给你送过来,改日若有空,咱们再切磋。”

 

他大概是比较害怕父亲程兰亭,所以没有太多停留,交代了旁边的人,然后离开。

 

这位程小爷发了话,小木匠没有在拦,而是拱手道谢。

 

他其实并没有胜过对方,但那人却这么讲信用,让他心生好感。

 

他在原地等着,没多一会儿,有人抱来了一个包袱,却正是他床单的颜色,小木匠接了过来,将包袱解开,里面有两件单衣,一堆杂物,还有大洋和财物……

 

只不过,就是没有鲁班书。

 

小木匠原本十分高兴,此刻却炸了毛,冲着那人问道:“书呢?”

 

那人一脸莫名其妙,说都在这里了。

 

小木匠捏着拳头,想要与那人争论,而这个时候,身后不远处传来一个弱弱的声音:“书,被我藏起来了。”

 

 

 

野生何首乌、黄精、葛根粉出售,需要请添加微信:zharke或电话13500395468 价格优惠!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上一篇:第六章 找到榆钱赖目录 → 下一篇:第八章 失而复得的书籍

推荐小说: 公公儿媳妇你懂的商梯龙王妻我有一座恐怖屋民调异闻录之勉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