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手网 - 海量小说最新章节无弹窗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小说 > 推手 >

第106章

更新时间:2019-04-17 18:31

  第二十五章

  1

  没想到明德两代重要人物基本在医院里聚齐了。

  陈一凡和春雨一起来的,刘念伤得不太重,一根肋骨有轻微骨裂,需要留院观察一夜。柳青阳后背被散落的玻璃和金属零件扎成了筛子,好在那天他穿的飙车夹克有厚实的减震层,最重的伤口也就是划破了皮肉,血流了不少,看上去视觉效果十分惊悚,然而护士给他消毒包扎以后,就宣布他可以交钱走人了,甚至不需要缝合。

  真正有些严重的是梅太太,她突然昏迷抽搐,东叔慌忙把她送到了这家最近的医院,医生们紧急把她推进了急救室,不一会儿,梅道远也赶到了。

  于是带着一身消毒水味儿的柳青阳和陈一凡一起过去看他。刚刚把宿敌陈秋风送进监狱的梅道远丝毫没有大仇得报的快意,他头发凌乱,面容憔悴,望向抢救室的眼睛里都是焦虑,还有因为预知了结局而无法排遣的绝望,以及沉淀了这么多年依然无法放下的悲伤。他看了一眼陈一凡又看了一眼柳青阳,隔了良久才叹了口气:“都要结束了。”

  两个年轻人都觉得在老人沉重的悲伤里喘不过气来,不过柳青阳还是艰难地开了个头:“那……陈教授能被判刑吗?”

  “很难说,我们只有一段录音,最多再加上之前那个摩托手的供词,是不是能将真凶关上一辈子,可能要看刘念愿意说多少。”梅道远摇摇头,这个地方,这样等着医生的宣判,对他来说是非常刻骨铭心的惨痛记忆,他跟陈秋风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发自肺腑的真心话,无论他再怎样复仇,他年轻的儿子,生气勃勃的梅恒都不会回家了。
  陈一凡默然不语,柳青阳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希望他能坦白从宽,也不枉我这么拼命,真的,我今天可知道当枪战片主角有多难了!”

  梅道远看着他,医院楼道里的灯不算太明亮,柳青阳的侧脸看上去与梅恒尤其相似,梅道远忍不住多看了几眼,隔了半晌才问陈一凡:“你怎么想?”

  陈一凡低下头:“做错事总要付出代价,这对他来说并不一定是坏事。至于刘念……我觉得不重要,重要的是明德。”

  演了半天公路追车电影的柳青阳忽然恍悟自己其实是商战片的男主角,他当然知道明德现在账面上捉襟见肘,管理上乱七八糟,理想国还处于停工状态,他忽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那我们是不是有可能追回他们这么多年侵占的海外资产?”

  “流程会很复杂,不过我想,正因为这样,刘念很有可能会扛下所有的责任。”陈一凡的目光落在走廊尽头,春雨正跟医生说着什么,隔着那么远,依然能看出她的焦虑,她看向柳青阳,“当务之急,必须想办法先控制住刘念手里的股份。”

  “他手里的股份比你还多,明德根本没有这么多流动资金。”柳青阳明白,如果其他大股东或者外人收购了刘念手里的明德股份,事情就会更麻烦。他看向春雨,眼睛一亮:“能说服刘念把股份转给春雨吗?都是一家人……”

  陈一凡被他这种突发奇想给震惊了,她本能地看向梅道远,梅道远摆摆手:“我跟明德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你们的事,自己决定。”

  “老头都这么说了,你就去试试呗。”柳青阳戳戳陈一凡,“你也知道,这是现在损失最小的方案,再说春雨熟悉明德的运营,有她帮我,我觉得也是对明德更负责的方案。”

  他说得有理有据,陈一凡无法反驳。柳青阳从口袋里掏出刘念放在仪表盘上的手串,也难为他当时情况那么危急,还能顺手扯过来塞在自己兜里,虽然有些破损,但总体还算完整。他把手串递给陈一凡:“顺便把这个物归原主。”

  陈一凡知道东叔还在刘念的病房门口徘徊,但谁也不知道那父子俩会用怎样的心情面对二十年后的重逢,她点点头,接过手串,转身走了。等她和春雨一起消失在走廊的尽头,柳青阳才叹了口气,又往梅道远身边凑了凑。

  梅道远看了他一眼,不露声色地吐了口气:“你有话想跟我说?”

  “我一直以为抓了罪魁祸首,我得出门放鞭炮。”柳青阳看着手术室的门,“我之前也以为,赢了会有多爽,但是真赢了,感觉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梅道远转过身,认真地看着柳青阳,似乎在重新打量这个酷似梅恒的年轻人,只听柳青阳接着说:“本来也没什么好开心的,虽然赢了,却也不是我赢,连这种赢了的方式,我也谈不上喜欢。”

  “因为都是我的安排?”梅道远笑了,他微微昂起头,“一凡也好,刘念也好,其实他们早都被我看得一清二楚,他们根本没有别的选择,只是等着我一张张把牌打出来。从头到尾,我只是在利用身边人的弱点,不夸张地说,甚至是操纵身边的人,包括你。你生气了?”

  柳青阳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我有什么好生气的?陈秋风、刘念、李总这些人,连裤子都输给你了,一凡比他们幸运点,不过是丢了事业,没了老爸,可能以她自己的想法,还算是解脱。就算我胡说八道吧,老头,你赢了,又得到了什么呢?这个局里,只有我柳青阳是赢家,我得到了明德,得到了女朋友,就跟中彩票一样,干脆利落地解决了绝大部分我自己的麻烦,我有什么好生气的?”

  梅道远看着他,忽然觉得自己可能太轻视这个年轻人了,柳青阳不是梅恒,他看上去是个混子,不学无术,却有直达问题本质的天赋,反倒比他们这些人更能跳出条条框框解决问题。他笑了一下:“看来我没把明德给错人,一凡也没有看错人。不过……对我来说,一切都结束了,我们互不相欠。”

  柳青阳扬眉,下巴微抬:“老头,你这是什么意思?”

  梅道远不再看他,而是望着急诊室:“你只是一个长得像我儿子的陌生人,我给一份大礼,你帮我报了仇,我们,本来就毫无瓜葛,以后也不要再见面了。”

  柳青阳上前一大步,转到梅道远面前:“老头,你这话不对,你问过我怎么想的吗?”

  梅道远哼了一声,显然不打算回答这个问题,他想绕过柳青阳,可是那个年轻人在挡路阻止别人突然变线这样的操作上,有多年飙车积累的丰富经验。他把去路挡得严严实实,仔细端详着面若死灰的梅道远,然后一字一句地说:“你不能掌控所有的事,不能操纵我。在我看来,我们还不算两不相欠。对你来说,我是一个长得像梅恒的陌生人,对我来说,你是一个有点像老柳的倔老头,你把没来得及给梅恒的东西给了我,我呢……也得把没来得及给老柳的东西送给你,老头,我们来日方长。”

  梅道远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老柳”是柳青阳没了的爸爸,他心中一震,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手术室的门忽然开了,梅太太被推了出来,护士大声地叫:“家属呢?”

  柳青阳当先挤了过去,梅太太已经清醒过来,她躺在手术车上,目光几乎是散的,看到柳青阳凑过来,几乎是下意识地抓紧了他的手。柳青阳十分自然十分大声地叫:“妈!”

  梅道远正在签手术单据的手微微一抖,护士刚刚递给他的笔掉在了地上,他看着柳青阳跟着手术车去了病房,听见他喋喋不休地跟梅太太聊着“学校”里的事和要参加推手比赛的事,这个活了大半辈子能算计所有人的老人,眼泪夺眶而出。
    旁边的医生大概以为他是为妻子忧心,轻声说:“我们也没有什么能为病人做的了,您……也该做些心理准备。”

上一篇:第105章目录 → 下一篇:第10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