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婿一万岁网 - 海量小说最新章节无弹窗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小说 > 女婿一万岁 >

第六十五章 苏家

更新时间:2019-08-17 18:50

早上九点的飞机,中午时分到达京市机场。

走下飞机,呼吸着京市的空气,苏越产生了一种久违的感觉。

两百多年前,他曾以阴阳楼主的身份在此叱咤风云,那个时候京市的上层无不以能入阴阳楼二层为荣耀。

京市作为华夏最重要的城市,所代表的意义不同,繁华程度也远非其他城市可比。

川市同这里比起来,便相形见绌。

这里才是广阔的天地,藏龙卧虎人才辈出,为无数人的名利角逐场。

白月舞是在京市读完大学的,对这里也不陌生。

出了机场,有苏家的车队来迎接,排场非同一般,引得机场不少人关注。

车队沉默地行驶着,渐渐逼近京市那豪门扎堆的地方。

这里才是真正的上流社会,能居住在此方地域的人非富即贵,便是下人奴仆身份都比外面的人尊贵。

一路上,二叔苏重十分沉默,并没说话,使得气氛有些压抑。

过了没多久,车队停下。

“到了。”苏重吐出两个字。

有人来开门,他们下车。

苏家的家族所在地建筑物有些复古,像是中西结合的建筑群,风格难明。

苏越四处观望一下,这片地域其实布局仍跟很多年前大致相同。

因为这是古人的智慧,这里被称为龙脉汇集之地,建筑布局暗含章法,只有高深的风水师才能看出一点道道。

自然,这些领域在苏越眼中为小道尔,整片地域在他眼中都如透明一般,各种玄妙一览无余。

“这里是苏家,苏家家风甚严,不比川市的小家族。”苏重对苏越淡淡地说了一句。

这是在提醒他该注意了,不要像在白家那样桀骜不驯。

一入豪门深似海,这句话并不是空穴来风。

多年来,各家豪门经历的腥风血雨不算少,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对了,二叔,你有儿子吗?”苏越问了一句。

苏重虽然时常板着脸,但是苏越看得出来,他对自己并无恶意。

所以若有家族继承人之间的争斗,他可以给苏重留一点面子。

“我没有儿子,只有个女儿。”苏重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说道。

“当今苏家家主,是你爷爷的亲哥哥,你应叫大爷爷,他只有一个独子,也只有一个独孙子,你们同辈之间算他辈分最大。”苏重出于好心,给苏越说起了苏家的情况。

“我们这一家,你爷爷有三子一女,大儿子有一儿一女,二儿子是我,三儿子是你爸,还有一个女儿最小,是你姑姑,你可以跟她多亲近亲近……”苏重似乎在指点着什么。

“多谢二叔说明。”苏越淡笑着说道。

“进去吧。”苏重带头走进了苏家。

苏越拉着白月舞跟在他后面。

白月舞有些紧张,被苏越握着的手在微微发抖。

不仅是因为进了豪门有压力,她更担心的是苏越,因为觉得来这苏家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事。

“苏越,你说这苏家会不会跟以前的白家一样?”她小声问了一句。

“一样又如何?”苏越低声回答,“白家不也是被我降服了?”

白月舞叹了一口气。

那哪能一样?

白家跟苏家天差地别,川市和京市也有天壤之别。

在那里他能呼风唤雨,可这里根本不一样,这里厉害的人物比比皆是……

苏家庭院很大,苏越和白月舞在建筑群中走了十多分钟才来到苏家的大厅。

苏家没有那种富丽堂皇的奢华感,但充满贵气,富贵内敛,具有非同一般的气度。

“苏家人都在里面等着。”苏重回头说了一句,走进了大厅。

苏越面色古井无波,缓缓踏进了里面。

“刷刷刷……”

刚一进去,十数道目光瞬间就投了过来,投在苏越和白月舞的身上。

这些目光里,有居高临下俯视般的冷漠高傲,有平淡无奇的毫无波澜,有深深隐藏的殷切,更有意味深长的别有用心……

总之,对苏越怀有好意的苏越也只分辨出来那么一个。

居于高位,一看起来就地位尊崇充满威严的那个老人,看似充满期待,但期待中隐藏着不近人情的冷血冷漠,应该就是苏家的家主,苏越的大爷爷。

他旁边一个中年人,脸上挂着亲切憨厚的笑容,但目光里却有着冷意。

那中年人手搭在一张轮椅上,轮椅上坐着一个脸色苍白没有血色的病秧子,年纪比苏越大几岁。

这个病秧子看着苏越的目光充满无尽的期望,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其他的,大多都是冷漠中略带一丝好奇,对苏越可没有那么多的亲切之意,苏越看到的只有陌生感和冷漠。

虽然同是一家人,但他们好像不怎么欢迎自己的到来。

这早就在苏越的意料之中。

唯有一个女子惹苏越注意。

她看起来似乎只有三十岁,容貌姣好气质雍容,连苏家那两个年轻的女子气质都差她许多,不过苏越目光一闪就判断出了她的真实年龄,刚好四十岁。

她极力掩饰着自身的真实情感,表面对苏越的到来漠然无动于衷,但一些无法掩藏的小动作出卖了她的内心。

慌乱而纠结,心情十分复杂。

这应该就是苏越的姑姑了,他爷爷最小的女儿。

苏重之前还特意提点了一句,让苏越跟她好好亲近亲近。

她是整个苏家唯一对苏越抱有好意的人。

“大伯,遵循您的意愿,我把三弟的血脉带回来了。”苏重对苏家家主行了个礼,禀报道。

“他名为苏越,随我父亲漂泊到南部川市,在那里居住下来,且现在已经成婚,身边这个就是他的妻子,名为白月舞。”苏重将夫妇两人的名字都说了出来。

苏家的人打量着两人,白月舞也在他们的目光审视下。

白月舞紧张,不由得靠近了点苏越,几乎快要贴到他身上去。

苏越轻轻拍拍她的手背,给她缓解一些紧张感。

“终究是咱们苏家的血脉,在外漂泊多年,现在终于能够回来认祖归宗了……”苏家家主叹了一口气,表情充满感慨。

“当年雨林那小子和我产生了一些误会,一气之下竟带着一个婴儿离家出走,这都二十多年了我们才找到……他真是糊涂!自己脾气倔也就罢了,还让一个婴儿跟着他受苦。”

苏家家主表现出很痛心的样子。

苏越表面没说什么,内心却在冷笑。

挺会演戏的嘛……

苏越感受到一道目光始终停在自己身上就没有移开过。

那目光充满锋芒,充满危险的意味。

苏越猛地顺着看了过去,和一道目光撞在一起。

是那个坐在轮椅上的病秧子青年,表面看起来柔弱无害,内心在想什么不得而知。

看见苏越看过来,病秧子青年微微诧异,随即露出了微笑,对着苏越点了点头。

苏越没有任何表示。

他知道,这个人,就是自己在苏家最大的敌人。

一只笑面虎。

“苏越,你既是苏家的子孙,早就应该回来认祖归宗,苏家也不会忘了你,这里有你应得的。”苏家家主微笑着说道。

“从今日起,你便住进苏家,是我苏家的一份子,明日带你进祠堂,给祖先奉香跪礼。”

“全凭大爷爷安排。”苏越淡淡说道。

接下来,苏家家主指着那些人给苏越介绍,告诉苏越他们的身份。

扶着轮椅的那个是苏家家主的独子,轮椅上坐着的是他孙子……

两人看起来很友好,比苏越爷爷这些子女都友好。

苏越一一叫人,那些人都冷漠地点头。

惟有姑姑一人,目光里含着叹息和忧伤……

上一篇:第六十四章 老婆最重要目录 → 下一篇: 第六十六章 你竟然入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