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十大奇案网 - 海量小说最新章节无弹窗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小说 > 江湖十大奇案 >

第十五章:再观尸首后盖棺

更新时间:2019-09-11 14:29

  自古清官难断家务事。

  那不代表家务事难以理清,而是家务事……顾名思义,一家人的事,外人难以插手,哪怕父母官也是如此。

  李风舞不知该如何回答连云天的话语,他转头看向伢子,她只是疼痛地憋着眼泪,小声嚷嚷:“阿爸,别打了……阿爸……”

  李风舞深深叹了口气,他往后退了两步,说道:“连班主,这是你的女儿,就如你所说,要打要骂是你的事。只是我不喜好瞧见家人不睦,每每看见,都如鲠在喉,难受得紧。”

  连班主叫道:“让兄弟心里难受是我不对,只是这丫头实在不敬,她就是想学会我的绝技,出去以后教给别家的男人,再来逼死老头子我!”

  原本做好挨打准备的伢子,连忙喊道:“阿爸,我从来没那个意思。”

  “瞎扯!瞧你那眉目,就是害人的妖精……”连云天凶狠道,“你克死了你弟弟,现在又想来克死我!你就是想等学会移花接木与扭转乾坤,自己出去拉一杆旗,真以为巾帼不让须眉么?”

  “阿爸……”

  “住嘴!”

  连云天又扬起鞭子,狠狠一鞭子抽在了伢子的肩上。

  兴许是因为他气得厉害,这鞭子抽得有些许偏差,鞭末竟然抽中了伢子的脸。

  伢子的左脸顿时出现一道小伤口,李风舞瞧不下去,连忙说道:“别抽破了相,她若真如你所说,是克家人的妖精,你让她破相还怎么嫁出去?岂不是留在身边克你?”

  连云天想想也是,就冷哼道:“不经打的东西,今天看别人的面子,就先放过你。以后你若是还敢说这种大逆不道的话,我就扒了你的皮!”

  伢子小小地抽泣着,连云天就不再理会她,与李风舞问道:“我已经寻好地方,打算今日埋葬我儿子。兄弟,你若有什么要看的,今日中午之前看完,别再打扰他安息。”

  李风舞轻声道:“也好,那我一会儿便去你那宅子。”

  “行,我先回去叫人做饭。”

  连云天收了鞭子,看也不看伢子一眼便离开。

  张小雷一瘸一拐地走到伢子身边,帮她把绳子解开。

  伢子虚弱得很,被解开之后无力站着,软软倒向一旁,张小雷连忙扶住她:“伢子姐,没事吧?”

  “我哪像没事,简直疼得要命……”伢子说道,“你瞧我衣服也被抽破了,抽得我皮开肉绽鲜血直流,怎么还问我有没有事?”

  张小雷想想还真是,他问的话确实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李风舞轻声道:“先进屋去涂点药。”

  “嗯……”

  伢子努力自己站好,忍痛对李风舞道谢:“先生,若不是有你相救,恐怕今天少不了一顿毒打。”

  李风舞叹息道:“先进去吧。”

  伢子走进屋子,她身上有四处伤痕,其中两处在后背,一处在肩膀,还有一处在左脸。

  李风舞说了声得罪,便让伢子趴在被褥上,随后从屋里取来药粉,洒在她伤口上。

  伢子一声不吭,咬牙忍着疼痛。

  “你弟弟刚走,你爹这些天脾气差得很……”李风舞洒着药,轻声道,“你说话时要小心,省得他拿你出气。”

  伢子摇摇头,说道:“先生想多了,阿爸不管平日里心情如何,只要我说错话,他都会抽打我。”

  张小雷附和了一句是真的,又让李风舞轻轻叹气。

  伢子似乎是心里委屈,她擦擦眼泪,小声呜咽道:“我来生绝不再做女人,从小便要吃这苦头。怎么男娃是香馍馍,女娃就是没人疼。”

  “有些人也疼女娃……”李风舞安慰道,“也许你将来会嫁给一户开明的人家。”

  伢子说道:“我若是也生个女儿,铁定对她好。”

  李风舞笑道:“那便好,你这伤只洒药不够,你就先趴着,我要再去瞧瞧连鹤的尸体。等回来之后,给你带些干净的草药敷上。”

  伢子感激道:“多谢先生。”

  李风舞站起身,与张小雷点点头,后者连忙跟他一起走出屋子。

  连云天的宅子,距离这儿也不远,步行一炷香的时间便可抵达。

  当李风舞来到此处,瞧见宅子门口已经放了棺木,连鹤的尸体却不在。

  他的尸体,还在那两个箱子里。

  连云天蹲在棺木旁边吃粥,他朝着屋内指了指,示意李风舞自己去看。

  张小雷有些害怕,便紧跟在李风舞的身旁。他想闭着眼,却又怕会跌倒。

  李风舞倒是满不在意,他走到两个箱子前,轻声道:“小雷,帮我记下。”

  “先生,我能记多少是多少。”张小雷诚实道。

  李风舞微微一笑,便认真端详起尸体。

  这是他第二次瞧连鹤的尸体。

  很快,李风舞便提出尸体的三点问题,要张小雷尽量帮忙记下。

  第一:连鹤的尸体,共有十处刀伤,这十把刀将他钉在箱里。

  第二:脖子与人头的断裂处,算是整齐,也不算整齐。创口平整,应该是被利器斩首,但三分之二处开始不平整,想必一刀没能成功斩首,便又砍了一刀,才终于将头砍下。

  第三:保持站立的尸体双脚臃肿,将裤腿卷起,可瞧见大量尸斑。

  李风舞轻声道:“连鹤身上的十处刀伤,不是他的死因。就如同我先前所说,他是死后被装进箱子。这双腿臃肿,我之前第一次就瞧见过。小雷,你认为这说明什么?”

  张小雷摇头道:“不晓得。”

  “连鹤死后,尸体一直在箱内保持站立,血液往下沉淀,让他双腿臃肿,产生大量尸斑。这需要一定时间,而我第一次瞧见他的尸体时,他双腿已经臃肿,说明那时他已经死亡一段时间,正好印证我的猜想。”

  张小雷问道:“先生还是认为,连鹤在表演开始前就死了?”

  李风舞说道:“只有这个能解释。”

  “连家班里已经传出怪谈……”端着碗喝粥的连云天,忽然开口了,“就是因为你这奇怪的言论,现在人心惶惶,生怕自己之前瞧见的连鹤不是活人。兄弟,你总相信你的猜想,但你自己说,死人会表演么?”

上一篇:第十四章:班主怒抽独苗女目录 → 下一篇:第十六章:骗术无声胜有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