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十大奇案网 - 海量小说最新章节无弹窗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小说 > 江湖十大奇案 >

第十章:无缘骨肉胜亲生

更新时间:2019-09-11 14:24

  赵大海的话刚说出口,连云天便暴跳如雷,举起手中的柳枝便狠狠抽去!

  “王八蛋,果然是你杀他!”

  李风舞一把抓住了连云天的手腕,摇头说道:“先等他说完。”

  连云天喘着气,只好暂时先把柳枝收起来。

  赵大海继续说道:“那日事发前,我与连鹤喝酒,但却吵了起来。”

  “吵什么?”

  “为伢子吵的,伢子有一银镯,是她多年存下来的……”赵大海说道,“连鹤却偷走了她的银镯,去送给一个寡妇,只为和寡妇风流一晚。喝酒时,我与连鹤说了此事,说他不应该。”

  李风舞轻声道:“是不应该。”

  结果连云天突然开口:“怎么不应该?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伢子迟早有一天嫁出去,难道送给外人不成?反正也是迟早要送出去的东西,交给我儿子送出去,怎么就不行?”

  李风舞瞥了眼连云天,并未搭话。

  赵大海呢喃道:“当时连鹤也是这么与我说的,他仗着自己平日里最得连云天宠爱,还骂我多管闲事,说我就是连家班的一条狗。我实在是气得不轻,等他走后就多喝了几碗。”

  李风舞轻声道:“你喝醉以后,便越想越气,索性去掉暗板,想让他被刀刺死?”

  赵大海点头道:“对,等我酒醒之后也很后悔,但已经来不及了。可你应该也知道,连鹤不是我杀的!”

  李风舞沉思片刻,问道:“你要说的就这些,没了?”

  “真没了!”

  李风舞叹了口气,说道:“如果真是这样,你只有杀连鹤的心,但杀他的却不是你。这样吧,我们暂时不能完全信任你,先把你囚禁起来。日后若是查出你有嫌疑,就拿你问罪。若是没有……你自然安全。”

  连云天顿时急了:“凶手摆明就是他,为何你却说不是?”

  李风舞问道:“连班主,我且问你。如果事情真是这样,那如何解释你儿子的人头?”

  “这……”

  连云天也没了话说。

  赵大海的证词,只能解释连鹤的尸体被刀穿身,却不能解释人头传送。

  那人头,究竟是怎么凭空变到另一个箱子里的?

  连云天越想越气,就对赵大海说道:“我先带你回去,把你好好关着!”

  对于连云天,赵大海倔强得厉害:“屁话真多!”

  连云天冷哼一声,他将赵大海放上马,几人便又骑马回了山洞。

  等回到山洞,伢子带着连家班一干人等在这儿等候着。

  一见到伢子,连云天就问道:“逃走的那几个崽子,捉回来没?”

  伢子摇头说道:“阿爸,你与大海叔都不在,我怕有人又要逃走,就在这儿守着他们。”

  “没用的东西!”

  连云天气得骂道:“都有人逃了,你还在这儿傻站着,若是逃走的那几个崽子里,有杀害你弟弟的真凶,我看你如何赔偿我!”

  伢子显得很是委屈:“阿爸,这里的人总要有我看着,我又不会分身之术,如何能两头兼顾?若是我去抓人,这边又有人逃了,你不是更气吗?”

  “还敢顶嘴!”

  连云天气得跳下马来,一把扯住伢子的头发,猛地在她脸上扇了几个耳光,咬牙切齿地骂道:“老子养你长大,就是养来与我顶嘴的不成?老子能生你,也能杀你!”

  伢子吃了几个耳光,吓得瑟瑟发抖,一句话也不敢多说。

  连云天打痛快了,指了指赵大海,与众人说道:“这畜生吃里扒外,竟然故意去了暗板,想害我儿子性命。现在我将他捉回,暂时先囚禁着,等证明他是真凶,就要他为我儿子偿命!”

  伢子惊讶地看了赵大海一眼,忽然说道:“阿爸,那就让我来看着他。你贵人事忙,还要查杀害弟弟的真凶,就将他交由我,我替你好好看着。”

  连云天点点头:“做好,不然扒了你的皮!我已在不远的村外租了宅子,大家伙儿住在山洞里,不能遮风挡雨,就暂时先住进我安排的几个宅子里。”

  连家班的人们听后,都纷纷开始整理行李,伢子则是跑到赵大海身边,将他扯下了马。

  李风舞若有所思地看着伢子与赵大海,与张小雷问道:“赵大海为伢子与连鹤争吵,而伢子又主动看管赵大海,他俩是什么关系?”

  张小雷说道:“情同父女。”

  “哦?”

  张小雷解释道:“伢子虽是连班主骨肉,但由于是女儿,一直不受待见。从小到大,连鹤有吃有穿,伢子能吃的只有耳光与鞭子。先生你别看伢子像是个文静姑娘,与她一同在湖里洗过澡的女人都说……”

  “说什么?”

  “说伢子全身是疤,都是鞭子留下来的。好似一条条蜈蚣狰狞,丑陋得很。我也曾有一日见过,那时伢子顶撞了连鹤一句,被班主用鞭子抽。班主怕打破了衣服,都不顾她是姑娘,要她穿着肚兜抱着树,任由鞭子往她背上抽。那日我瞧见了她的伤疤,只觉得头皮发麻。”

  李风舞问道:“那与赵大海怎么就情同父女?”

  张小雷说道:“赵大海年轻时就跟着班主,一直没有娶妻,也就无儿无女。他将伢子当作自己的闺女看待,每当伢子饿了,都会去他那讨食。赵大海一孤家寡人,挣来的钱也没用处,就经常换成衣服零食送给伢子。她穿的每件衣服,都是赵大海送的。”

  李风舞恍然大悟,原来两人的感情这么深,难怪赵大海会为了伢子与连鹤争吵。

  张小雷继续说道:“我们马戏团里,都戏称赵大海才是伢子亲爹。伢子也最亲赵大海,有次他与班主共同表演时失误,两人都从高处摔下,伢子对班主只有害怕,夜里却哭着给赵大海擦药。”

  李风舞淡淡地嗯了一声,随后又陷入沉思,最后叹了口气。

  张小雷见状问道:“先生在叹气什么?”

  “我叹线索断了。”

  张小雷一想,觉得还真是。

  如果赵大海不是凶手的话,那线索就断在了赵大海这儿。

  真相,离他们愈发遥远了。

  

上一篇:第九章 三柳成鞭抽元老目录 → 下一篇:第十一章:散财打响江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