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十大奇案网 - 海量小说最新章节无弹窗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小说 > 江湖十大奇案 >

第四章:直言不讳张瘸子

更新时间:2019-09-11 14:15

  张小雷怎么也没想到,连云天竟会把自己推给李风舞做帮手。

  不过仔细揣摩一下,这也是在意料之中。

  他本身就是马戏团里可有可无的一个人物。

  李风舞走到张小雷面前,他比张小雷要高了一个脑袋,此时他微微弯腰,与张小雷保持着对视。

  这让张小雷有些紧张,双手下意识捏着粗布衣角。

  他注意到李风舞的眼睛很清澈,此时随着李风舞笑起来,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叫什么?”

  “张小雷。”

  “哪个张?文章还是弓长张?”

  “不知道,但是会写名字。”

  “写给我看看。”

  张小雷蹲在地上,拿起一块石头,在地面上歪七扭八地划出名字。

  李风舞也蹲在他身旁,等看过之后,他轻声道:“是弓长张,你坐我身旁,边吃边聊。”

  此时宴席已经准备好,张小雷有些害怕地瞧了瞧宴席,又瞧了瞧连云天。

  以往他不能上桌,只能用拿两个红薯去外边吃,有时表现得好,可以吃到窝窝头。

  连云天对张小雷喊了声可以坐,他这才小心翼翼地走到桌子旁,但不敢先入座,怕没坐对位置,打算等大家坐下来之后,自己再坐空位上。

  “走江湖的,吃个便饭没有讲究。”

  李风舞温和地与张小雷说了一声,他拉着张小雷的胳膊,坐在了桌子上。

  连云天、李风舞、张小雷,还有那连家班的元老赵大海,四人入座。

  伢子连忙为李风舞倒上一碗黄酒,好奇道:“你为何被称为骗仙?”

  连云天坐在位置上,听见女儿的话,他恶狠狠地拍了下桌子,怒斥道:“正要谈事,女人说什么话!”

  那一巴掌拍得桌子一颤,李风舞的碗也被拍倒,黄酒顺着桌面流下,伢子吓得不敢言语。

  连云天心疼黄酒,还心疼桌子。这桌子打了蜡,是他拿来招待客人才舍得用的好桌。

  他担心黄酒会腐蚀桌子上的腊,连忙弯腰噘着嘴,在桌上滋溜吸了几口,把桌面上的黄酒吸得干干净净。

  随后他擦擦嘴,伢子赶紧给李风舞满上,歉意道:“阿爸,我不说话了。”

  连云天这才点点头,与李风舞说道:“兄弟如何被称为骗仙?”

  李风舞谦虚道:“虚名而已。”

  他看张小雷不敢动筷,便取了一根鸡翅,放在张小雷碗中。

  张小雷又是害怕地看了连云天一眼,然而连云天没搭理他,而是恭维道:“谦虚了,但凡是出来走江湖,谁不知道你骗仙的名头?你若没点本事,那大名鼎鼎的富豪海上鹰,又怎么会悬赏百两黄金要你人头?”

  百两黄金!

  站在一旁的连家班众人都面露惊色,连家班这些年所有的收入加起来,也远不及百两黄金。

  这李风舞的人头,竟是能让人一生无忧?

  赵大海连忙说道:“要我说,李兄弟最大的本事是被海上鹰悬赏这么多年,还能毫发无损,遨游四方。”

  面对二人的恭维,李风舞面不改色,甚至表现得漫不经心。

  他注意到张小雷的鸡翅要吃完,又放了几块肉在他碗里,轻笑道:“李某人走江湖,还是多靠朋友们给面儿。两位长辈这样说话没意思,你们吃过的盐比我吃过的米还多,我哪敢听这些场面话?”

  人们一听这话,便感觉李风舞与他人不同。

  走江湖的,都好面儿,哪个不喜欢吹牛皮扯犊子?

  半碗水酒下肚,能吹破天来。

  在哪处地方发了财,随后钱财散尽,挥金如土。

  在哪处睡了大户人家的闺女,肌肤吹弹可破。

  在哪处遇到险事,最后逢凶化吉。

  这些都是走江湖的粗人们,最爱好吹的牛皮。

  这李风舞倒是不同。

  他不吹牛,安安静静吃酒。

  一场饭局下来,连云天与赵大海问些什么,都被他打太极一般推脱掉。

  等酒足饭饱,李风舞取出一张丝绸手帕,轻轻地擦擦嘴。

  伢子注意到,他的嘴唇很好看,竟是比自己这个女人家还要精致。

  “连班主盛情款待,老弟我安逸得很……”李风舞站起身,温和道,“饭已吃过,老弟我还要赶往白羊坑村一探究竟,暂时告辞。”

  连云天连忙握拳:“多谢兄弟。”

  “走吧。”

  李风舞拍了拍张小雷的肩膀,后者连忙跟他一起走出山洞。

  山洞外,有连云天备好的驴车,李风舞坐在车上,张小雷牵着驴。

  等走远了,他回过头看李风舞,却见他从怀里掏出一根被水泡过的杨柳枝,含在嘴里轻轻咬开。

  张小雷好奇道:“我只听过晨嚼齿木,先生怎么现在就嚼?先生也是走江湖的,但在我看来不像以往见过的粗人。”

  “人活一世,要有脸面。这脸面不是好面儿,而是要体面。别人晨嚼齿木,我是饭后都嚼,还需漱口。人要把自己收拾干净,折腾体面,才有胆量与体面的人交友。”

  “那怕什么?别人若是嫌弃我,那我不交朋友便是,我才不会摇着尾巴与人攀交情。”

  “你做好了,才能怪别人嫌弃你。你做不好,被人嫌弃也没底气。”

  张小雷歪着脑袋,想起时常不洗牙的连云天与赵大海,忽然噗嗤一笑:“那照这么说来,先生与我们班主吃饭,可真是降低身份。”

  李风舞忽然问道:“你不怕么?”

  “怕什么?”

  “你班主将你交于我,就是将你当作弃子……”李风舞轻声道,“若是官兵找到你,只怕你要蹲大牢。”

  张小雷哼道:“蹲大牢就蹲大牢,那有什么好怕的?我记事起就跟着连家班坑蒙拐骗,做尽违背良心之事,不做还要挨打,真能蹲大牢才舒坦呢,至少不用再去偷人钱财,抱人娃娃。”

  “怎么一瘸一拐?”

  “连鹤打的。”

  “为何打你?”

  “我不肯抱别人家娃娃,他就打我。”

  张小雷说到这时,忽然转过头看着李风舞,鼓起勇气道:“连鹤死了是好事,他作恶多端,罪有应得!”

  驴车停。

  两人正好对视。

  李风舞咬着杨柳枝,嘴角微微翘起,好看的眼眸如月牙一样,他笑出声来,轻声道:“小瘸子,赶车。”

  张小雷听话地低下头,等他转过身去,李风舞那轻柔的声音被风带来。

  “有我骗仙在,你蹲不了大牢。”

 

上一篇:第三章:是生是死现谜团目录 → 下一篇:第五章 一头驴子作后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