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网网 - 热门话题排行榜,热点话题讨论平台!

第五十三章 脚踩两只船

更新时间:2019-08-29 22:47

  夏俊风似乎没有听到他的话,他依旧看着台上那道美丽的身影。

  似乎陷入沉思。

  而身边的夏亦辰也傻了一般,他现在心中激动万分。

  根本顾不上旁边的Martin和夏俊风,

  他的眼中,心中只有台上那个漂亮的女孩子。

  苏晓晓,居然是苏晓晓,他做梦都没有想到,她会出现在这里。

  她给他的意外太多了,她是学霸,又是模特,她会打架,能撂倒一个男人。

  她会打篮球,跑步速度很快,但他想不到,她还会弹古筝?

  他看过她的烟熏妆的凌厉,白色连衣裙的妩媚。

  牛仔裤的小清新,礼服的高贵,但还不知道,她穿旗袍会美得这么优雅古典。

  她一身淡蓝色的旗袍,上面手绣着精致的玉兰花,

  将她的气质衬托得越发古典清幽。

  两侧的头发编好后扎在后面,露出她精致的脸部轮廓,和古典的美人尖。

  从她出现在古筝旁边起,现场就安静无比,所有人的眼光都注视在她身上。

  她没有看任何人,坐定后,轻轻地将白皙的手抚上琴弦。

  起弦,亦辰惊呆了,古筝的音色极美,空灵。

  像灵动的泉水静静流淌在清幽的山谷中,每一个曲调都像流进亦辰的心中。

  亦辰自己学的是小提琴和钢琴,对古筝并不熟悉,

  他想不到中国的古风乐器,可以将曲子演绎得这么美。

  更让他想不到的是,弹古筝时的苏晓晓可以美成这样。

  她和这首古筝名曲完全融为一体,她的气质,姿态。

  完全沉醉在曲子的演绎中。

  节奏渐渐急了,她白皙的手指迅速在古筝上拨动,流畅。

  优美的曲调瞬间溢满了酒廊的每一处角落。

  立刻将时尚,张扬的酒廊变幻得古典,高雅无比。

  Martin看看夏俊风,再看看夏亦辰,不由得笑了。

  他没有说话,轻轻抿了一口红酒,静静地看着晓晓弹奏。

  他知道,这架古筝,晓晓绝对可以配得上它。

  高潮过后,声音渐渐平和,终于,晓晓手抚琴弦,完美收官。

  亦辰放下酒杯,第一个开始鼓掌,夏俊风随即跟上。

  酒廊里响起持续的掌声。

  晓晓抬起头,夏亦辰朝她看过去,轻轻招了招手。

  晓晓朝他的方向看过来,初时有些吃惊。

  反应过来,展颜一笑。

  夏俊风呆住了,他坐在夏亦辰前面,没有注意到亦辰的招手。

  他正顾着欣赏晓晓的美,谁知道晓晓居然望向他的方向,笑了。

  他心中一动,也笑了笑,冲晓晓点点头。

  晓晓看了过来,楞了一下。

  夏总也在?见他朝自己点头,她只好笑笑,点了点头后。

  站起身来,退下台去。

  这个时候,Martin才凑到夏俊风的身边,笑着说:“怎么样?

  俊风,我说得没错吧!她是不是和年轻时地蓝蝶一样美?”

  晓晓已经回到酒廊后面的临时休息室了,亦辰目送她的身影消失后。

  听到Martin的话,心中一沉。

  他转过头,看着夏俊风。

  只见夏俊风的眸光沉了沉,他似乎再思考。

  良久,他轻轻说道:“嗯!Martin,你说对了。

  不管这架古筝能不能最终溢价,我都想请她吃饭,好好感谢她!”

  亦辰心中一沉,一股不舒服的感觉,瞬间涌上他的心头。

  Martin哈哈大笑,拍拍夏俊风的肩膀,说道:“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心动。

  等下,她换好衣服,我去请她过来,介绍你们认识一下。”

  夏俊风点点头,笑了笑。

  这时,台上的主持人招呼Martin上去,介绍一下这把古筝的情况。

  Martin冲夏俊风笑笑:“马上开始拍卖了,你子弹记得多备点。”

  夏俊风好好大笑,说道:“知道了,你赶紧上去吧!”

  Martin上台,开始滔滔不绝地介绍这把古筝的情况,谁知道刚刚介绍一半。

  一个穿着花里胡哨西装的男子,鹰钩鼻,约莫30多岁的样子,

  很不礼貌地打断他。

  他直接说道:“这样,主持人,刚才的钢琴拍卖中,介绍过演奏者的情况。

  是不是这位先生也方便介绍一下?刚才那位弹古筝的小姐的情况。

  呵呵!相比古筝原主人的情况,我更想了解一下这位小姐的情况。

  哈哈,在今天所有的弹奏者中,她是唯一一个让我有兴趣买下这把古筝的人。”

  他此话一出,现场气氛立刻有些尴尬。

  最过分是,他说出这个话,居然有几个和他品味差不多的男子,开始起哄。

  有些恶趣味地应和道:“嗯!对呀!介绍一下,我们也有兴趣。”

  亦辰瞬间大怒,看到那个鹰钩鼻以及他眼神中的猥琐。

  恨不得一拳,揍到他脸上去。

  主持人尴尬万分,他望向Martin,Martin脸色有些难看。

  没有吭声,那个鹰钩鼻冷笑一声,继续起哄,

  说道:“哎呦,这位先生,难道有什么为难的地方吗?

  你这位小姐,该不会是从哪家评弹馆找过来的吧!

  评弹我也算听了不少,倒还真没发现,有这么好看的。”

  Martin脸色一变,呛声道:“这位先生,刚才弹古筝的那位小姐。

  人家是复华大学本硕连读的高材生,过来是本着公益的目的。

  没有收取任何费用,和你逛的那些地方的人,不一样。”

  Martin是搞艺术的,经不起激将。

  他一着急,就将晓晓的身份全部抖落出来。

  谁知道他这话一出,那个鹰钩鼻更加感兴趣了。

  他大声说:“哟!高材生,怪不得气质这么好!

  我喜欢,今天这古筝开多少价我都要了。

  我只有一个条件,想请她吃个饭。

  怎么样?没问题吧!”

  亦辰突然冷笑道:“对不起!这位先生。

  你还没搞清楚吗?人家今天是拍卖乐器。

  不是拍卖那位小姐的晚餐,你以为人家是巴菲特呀!

  什么都可以拿出来卖?你出再多钱,人家也有权利不和你吃这顿饭。”

  他此话一出,全场立刻爆发出欢乐的笑声。

  那个鹰钩鼻怒了,他朝亦辰恨恨地看了一眼。

  吼道:“小子,关你什么事?

  卖家都没说话,你跑上来插什么嘴。

  再说,你又不是她,你怎么知道她不会同意?”

  亦辰刚要呛回去,Martin看情况不对。

  赶紧拿起话筒,说道:“嗯!刚才这位先生的话说得对。

  我们今天的主题,的确是拍卖古筝,至于刚才那位小姐。

  她不是我们公司的员工,她有自己的权利,我无权为她决定任何事。

  也不会为了拍卖出这个古筝,附加任何关系到她的条件。”

  主持人见状,赶紧打圆场,

  说道:“嗯!我理解大家对于刚才那位小姐的欣赏。

  但今天拍卖的主题的确是乐器,为了不耽误大家的时间。

  我们现在就开始拍卖吧!现在开始报价!……”

  这么一闹,古筝的竞价居然异常火爆,价格节节攀升。

  原本设定三万的底价,现在已经翻了一倍,跳到了六万。

  到了六万后,举牌的人日渐稀少,主持人刚要把六万的买家定下来。

  谁知道最后一遍喊价时,鹰钩鼻突然举起手。

  主持人看向他,问道:“这位先生有新的报价吗?”

  鹰钩鼻看看夏亦辰的方向,鄙视地一笑,

  说道:“我出十万,这把古筝拍下来后。

  帮我送给刚才弹它的那位小姐,顺便带一句话给她。

  我希望有这个荣幸,能请她喝杯红酒。

  要是她同意了,今天场上所有的酒水,我来买单。”

  他这话一出来,不只主持人傻眼了,就连场上的Martin也傻眼了。

  他们对视一眼,都知道遇到人傻钱多,还粗鄙的暴发户了。

  他这是盯上晓晓了,刚才亦辰让他丢了面子,他现在要找回场子。

  短暂的沉默后,场上开始有人,帮这个暴发户吹着口哨,鼓掌。

  鹰钩鼻得意万分,站了起来,张开手,行了个蹩脚的谢礼。

  搞得像个人物一样,朝那些帮他鼓掌的人,点头微笑。

  他笑嘻嘻地朝Martin说道:“怎么样?你刚才说,不能替她答应吃饭的事情。

  行!我不勉强你,这把古筝我拍下来,让你带句话总可以吧!

  同不同意是她的事,你总不可能连问都不问,就替她做决定吧?”

  Martin被顶上杠头,相当为难。

  从本心来说,他根本不想帮鹰钩鼻,传这种无聊的话。

  他是做艺术的,相当有性格,他觉得那种话,传给晓晓就是羞辱她。

  人家只是来帮忙的,分文未取,现在居然要因为帮了这个忙。

  被这种人拿来当众炫耀,作为他有钱的道具。

  以他对晓晓的了解,晓晓一定会生气的。

  可他要是拒绝,不传这句话,不止古筝拍卖会泡汤。

  更会被鹰钩鼻拿住话柄,继续作文章。

  现在场上这个气氛,很让人下不了台。

  他看向台下的夏俊风,只见夏俊风的脸色相当难看。

  他盯着Martin,朝他摇摇头.

  Martin明白了,夏俊风这是让他拒绝。

  就算这古筝不拍了,也不想配和鹰钩鼻,做这种让人不齿的事

  他犹豫片刻,正要开口。

  却见亦辰冷冷地站了起来,他鄙视地看了一眼鹰钩鼻。

  场上立刻鸦雀无声,都盯着他,看他会如何表现。

  只听他冷笑道:“十万很了不起吗?

  你出十万,就能笃定这把古筝属于你了吗?

  对不起!主持人,我要加价,我出12万拍这把琴。”

  场上所有的眼光都盯着夏亦辰,夏俊风眼神一动。

  他深深地看了夏亦辰一眼,笑了笑,没有阻止他。

  鹰钩鼻脸色相当难看,他本来以为胜券在握。

  谁知道跳出来这么一个不开眼的,他像吃了苍蝇般,

  盯着夏亦辰的眼光很是不善。

  谁知道夏亦辰根本不鸟他,他直接看向惊呆的主持人。

  问道:“主持人,你是不是应该继续拍卖流程?

  要没有人加价,这把琴我要了。”

  主持人反应过来,赶紧清清嗓子,开始喊话,现场有没有加价的。

  鹰钩鼻脸色浮现出一丝狠意,他伸出食指,点了点夏亦辰。

  回过头,直接喊道:“我出十五万,条件照旧。”

  现场气氛立刻尴尬起来,大家都看出来。

  这个鹰钩鼻发了狠,他这是势在必得。

  这种人向来好勇斗狠,什么事都要争个输赢。

  现在亦辰因为晓晓的事,连着顶了他两次。

  这口气他如何咽得下去,他今天无论如何不会让了。

  主持人呆了一下,只好继续喊价:“这位先生十五万,还有人跟吗?”

  夏亦辰嘴角挂着冷笑,看了一眼鹰钩鼻,懒洋洋地喊道:“我跟!十六万。”

  现场立刻有人发出笑声,大家也看出来了。

  夏亦辰就是过来添堵的,他故意紧挨着鹰钩鼻报价,就是想让他难受。

  果然,鹰钩鼻瞬间暴怒,他看了看,夏亦辰白T牛仔裤的简单装扮。

  突然对着主持人,喊道:“主持人,这个拍卖是一个严肃的事情。

  是不是要验一下资?万一有托,故意喊价。

  到时候不能兑现怎么办?我看这个小子这么年轻。

  他喊管喊,有这个资本参与竞拍吗?

  我觉得,最好验证一下,不要因为这种人的存在。

  寒了我们这些真正热衷公益的人的心。”

  他这个话一出,现场好多人,纷纷点头,窃窃私语。

  主持人只好看向Martin,低头问他的意见。

  亦辰刚要说话,谁知道夏俊风轻轻将手握在他肩膀上,摇摇头。

  亦辰一惊,看了看夏俊风,没有说话。

  夏俊风站了起来,他气度不凡,那身剪裁得体的西装,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某国际品牌的高定款,穿这种衣服的身价都不低。

  他笑笑,冲着鹰钩鼻说道:“这位先生说得没错,这样严肃的场合,

  当然不能没有资本,就像你说的,胡乱喊价会寒了大家的心。

  这样,刚才喊价的人是我的侄子。

  我来替他担保,他喊多少,我都会兑现。

  您看这样,还有问题吗?”

  他站了起来,鹰钩鼻打量了一下他,他也算一个有眼力劲的人。

  晓得碰到硬茬了,想不到亦辰后面,还有这样的靠山。

  他盯着夏俊风看了看,半晌。

  泄了口气,说道:“嗯!既然这位先生出来说话了。

  我这边,当然没有问题了。”

  夏俊风看看他,微微一笑,点点头,说道:“谢谢理解!

  这位先生,这把古筝是我看中的,我侄子是在帮我报价格。

  不知道刚才那个十六万的价格,您这边还跟不跟?

  您看这样好不好?刚才我侄子不懂事,弄得大家不太愉快!

  后面我们再报价,就十万一报好不好?

  这样比较快,也不耽误大家的时间?你说呢?”

  他前面的话温和得体,人也儒雅大气,鹰钩鼻本来还以为他怕事。

  谁知道后面的话一出来,鹰钩鼻倒吸一口凉气。

  想不到夏俊风是个狠角色,他比夏亦辰难缠多了。

  鹰钩鼻虽然是暴发户,可他也不是傻瓜。

  夏俊风的这种报价方式,很有可能是一个圈套。

  他搞不清楚夏俊风的底牌,他可不是夏亦辰。

  傻瓜都看出来夏亦辰和他顶起来。

  会一直喊价过去,这样他随时可以放手,让夏亦辰做冤大头。

  可夏俊风不一样,他根本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什么。

  现在他抛出这个十万一报的条件。

  就意味着如果他跟,这把琴的入手价就到26万了。

  为了赌一口气,这个价格未免有些太贵了。

  如果他跟了,万一被夏俊风再顶住,那个时候就真的难看了。

  自己如果再跟,会亏大发,不跟,就会比现在还丢人。

  看夏俊风的穿着,谈吐,他的身家,

  说不定,比他这种临时发家的暴发户,丰厚很多。

  嗯!这个时候,没必要去和他拼,他想想,不如见好就收。

  他终于妥协了,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

  说道:“好吧!既然这把古筝,是您看中的,

  您喜欢!那就留给你吧!”

  夏俊风点点头,笑笑说道:“嗯!承蒙您相让。

  谢谢!既然今天大家这么高兴。

  那在场所有的酒水,算我帐上。”

  他这话一出,全场立刻欢呼,鼓掌。他形象好,说话也温和得体。

  比鹰钩鼻的粗鄙,不晓得高了几个段位,很是能得大家好感。

  关键是,他这番话还隐射了鹰钩鼻刚才的话。

  表示鹰钩鼻那点小手段和财力,在他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这个操作出来,鹰钩鼻脸上很是挂不住,他站了起来。

  脸色阴沉,拂袖而去。

  Martin大喜,朝着夏俊风竖起大拇指。

  夏亦辰笑嘻嘻地看着他三叔,站了起来。

  搂着夏俊风的肩膀,说道:“三叔,厉害呀!

  还是你猛?刚才那个暴发户,被你一招就弄下去了。

  话说,三叔,你这么霸气。

  我采访一下,要是刚才那个家伙肯加十万,你跟不跟?”

  夏俊风横了他一眼,说道:“你这小子,和你说过多少次。

  打蛇要打七寸,这种人喜欢显摆,你就给他来点狠的。

  一万一万的上,他不会肉痛的。

  他要是真的脑子不清楚,选择跟下去,我就有本事再让他跟两轮。

  到时候给他这把琴好了,让他捐给几十万给希望工程。

  也是一件好事!”

  夏亦辰大汗,说道:三叔,看不出来你居然这么阴险。

  话说,他要真是这种草包。

  你就真让Martin去问晓晓,他要送古筝喝红酒的事吗?”

  夏俊风哈哈大笑,拍了一下夏亦辰的头,

  说道:“所以我说你小子和Martin,都不是做生意的料。

  你傻呀!主控权一直都在我们手中。

  他让你问,你就去问呀!

  愚蠢!谁答应过他去问了?

  Martin答应了吗?谁听到了?

  现在是竞价阶段,他东西还没拍下来呢,

  有什么资格提别的条件?他被我顶住价格。

  这一关还没有过,又怎么能进入下一关?

  再说,就算最后他真的赢了,再提这个要求。

  我也可以让Martin走走过场,到后面转一圈,抽根烟。

  然后回来告诉他,人家不要他的琴,也没有兴趣和他喝酒。

  到时候,他更糗,彻底沦为一个笑话。”

  亦辰立刻捂住肚子,爆发出欢快的笑声。

  这下他彻底服气了,对夏俊风竖起大拇指。

  说道:“三叔,你真够狠的,还好那个暴发户没有和你玩下去。

  要真的玩下去了,彻底被你玩死!

  哈哈哈!三叔,我就知道,你有办法,不会让晓晓难堪的。”

  “晓晓?你怎么知道她叫晓晓?我记得刚才Martin没有说过她的名字。”

  夏俊风回过神来,盯着夏亦辰问道。

  夏亦辰心中咯噔一下,立刻反应过来。

  糟糕!刚才一时忘形,露出马脚了。

  现在自己刚刚和安娜分手,晓晓的事情,绝不能让三叔知道。

  万一传到父母那里,他们一定会想办法,破坏他和晓晓的关系。

  他想了想,笑嘻嘻地说道:“三叔,你忘记了?

  上次我到展会找你时,看到过她,小韩和我说起过她。”

  夏俊风看了夏亦辰一眼,心中仍然有些疑惑。

  夏亦辰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补充道:“嗯!我倒是没有想到,在这里也能碰到她。

  前面就觉得有些眼熟,也是刚刚想起来的。

  嗯!她是叫晓晓没错吧!”

  夏俊风点点头,说道:“嗯!原来是这样,她的确叫晓晓。

  这女孩子很不错,刚刚看到她,我也是吃了一惊。

  想不到她古筝弹得这样好……”

  两人正说话间,Martin已经从后台叫上,换好衣服的晓晓走了过来。

  晓晓换了自己的衣服,她一身湖蓝的长裙,人显得妩媚,柔美。

  Martin领着晓晓过来时,夏亦辰正背对着他们,和夏俊风说着话。

  只听到耳边Martin说道:“晓晓!来,我介绍你认识一下。

  这是夏俊风夏总,今天这把古筝是他捐出的,也是他拍下的。

  他不遗余力地支持公益,确实是当代企业家热心公益的典范。”

  亦辰一惊,赶紧转过身,正好撞上晓晓诧异的目光。

  晓晓楞了一下,看了看他,将目光移开。

  笑道:“Martin,夏总我认识,他是我现在培训公司的老板。”

  随即将手伸向夏俊风,说道:“夏总,您好!

  想不到,能在这里遇到您。

  谢谢您为公益做出的奉献。”

  夏俊风笑得很开心,他上前一步。

  握住晓晓的手,说道:“原来是苏小姐,

  我也不敢相信,能在这里遇到你。

  您刚才的琴弹得很好,多亏有您,这把琴才能拍出这样好的价格。

  苏小姐为了公益,无偿支持这次演出,我也很敬佩。”

  晓晓笑道:“哪里!我做的很少,您过奖了!”

  Martin在旁边笑得很开心,说道:“你们两位都不要过谦了,

  对了,俊风,这不是在公司。

  私人场合,你就不要这么见外。

  晓晓是我的朋友,叫苏小姐太生疏了。

  这样,你和我一样,就叫她晓晓吧!”

  夏俊风看向Martin,看他意味深长地冲着自己一笑。

  他心中一动,手并没有松开,还握住晓晓的手。

  看着晓晓,温和地问道:“这样可以吗?晓晓?”

  晓晓脸色一红,他都已经这样叫了。

  自己能说不行吗?她只好点点头,说道:“嗯!没有问题,

  我的朋友们都是这么叫我的。”

  夏亦辰在旁边看得脸色一沉,他故意凑了上来。

  笑嘻嘻地说道:“Martin,这位美丽的苏小姐,也方便和我介绍一下吗?”

  苏晓晓听得一汗,他还需要介绍吗?

  她突然想起今天早上两人的对话,明白过来,他这是在遵守约定。

  夏俊风是公司的老板,要是知道他们现在的关系,的确不太好。

  Martin一呆,反应过来,哈哈大笑。

  拍拍亦辰的肩膀,说道:“夏亦辰,俊风的侄子。”

  他这个话一出来,晓晓楞住了,夏亦辰也楞住了。

  他一时脑子抽风,只顾着往上凑。

  忘记告诉Martin,掩饰自己和夏俊风的关系了。

  现在怎么办?他前面才告诉晓晓,他是自己找工作,投简历的。

  他不由得有些尴尬,这个穿帮也太快了。

  晓晓看看夏亦辰那个尴尬的样子,立马明白过来。

  她心中有些恼怒,面上依旧不动声色。

  她将手从夏俊风手中抽出,把手伸向夏亦辰,

  轻轻说道:“苏晓晓,很高兴认识你。”

  夏亦辰脸色一红,没了刚才的嬉皮笑脸。

  他伸出手,握住晓晓的手:“夏亦辰,我也一样,很高兴认识你。

  晓晓,嗯!你今天……嗯!今天的演出很出色。”

  晓晓点点头,平淡地说:“嗯!谢谢!”

  夏俊风突然觉得今天自己的这个侄子,有些奇怪。

  他盯着晓晓的眼光,未免特热切了些。

  夏俊风走上前去,拍拍夏亦辰的肩膀,

  说道:“嗯!都别站着了。

  坐吧!晓晓,你也坐。

  我们喝点东西,边喝边聊。”

  晓晓看看夏亦辰,咬咬嘴唇,略一犹豫。

  终于还是点点头,朝夏俊风示意的位子,坐了下来。

  夏俊风随即坐到晓晓左边的位子上,Martin刚要坐到晓晓右边的位子上去。

  谁知道夏亦辰抢先一步,直接往晓晓右边的位子上一坐。

  他只好坐到晓晓对面的位子上去。

  几人落座后,夏俊风叫来服务生,帮晓晓点了一杯九重天气泡鸡尾酒。

  他笑着说道:“晓晓,我就不问你的意见了。

  这款鸡尾酒你一定要尝尝,是这家酒吧的特色。”

  Martin笑了笑,他已经有很久没有看到,

  夏俊风主动为一个女人做这样的事了。

  晓晓笑笑,只好点点头,说道:“谢谢夏总!”

  夏俊风笑笑,开始和晓晓聊天。

  问晓晓的一些情况,晓晓基本上都是一问一答。

  说了一些自己学业的基本情况。

  她其实有些不适应这样的聊天,夏俊风是她的领导。

  有些问题她不能不答,可自己实在不喜欢,把工作和生活混为一谈。

  她正尴尬间,感觉到放在桌子下的右手一紧。

  她抬头一看,只见夏亦辰嘴角荡起一丝笑容。

  原来这个家伙一边装模作样地听他们说话,一边把他的魔爪伸了过去。

  握住了晓晓的手,晓晓大汗,她脸色一红。

  挣了挣,居然挣不开,夏亦辰那边死不松手。

  她又不好太用力,被另外两人开出端倪。

  只好定住不动,眼神恨恨地朝亦辰扫了过去。

  谁知道这家伙,根本没看她,他装作认真地听他三叔说话。

  两人在桌子下面较力着,晓晓的手机响了。

  晓晓一看,抱歉地对他们说:“哦!对不起!

  各位,我有个电话,要接一下。”

  夏俊风点点头,晓晓如蒙大赦,将手猛地从夏亦辰手中抽出来。

  拿着电话,快步走了出去。

  夏亦辰被她一带,手抖了一下。

  碰得桌子晃了晃,他一惊,慌忙稳住桌子。

  夏俊风朝他看了看,摇摇头,没有说话。

  这时,一位服务生走了过来,将包好的一件衣服,

  还有一个粉色的皮夹递给Martin。

  说道:“先生,您的旗袍已经包好了。

  对了!这应该是刚才那位弹古筝的小姐的钱包。

  也麻烦您一起给她。”

  Martin好奇地问:“你们怎么知道,这个皮夹是她的。”

  服务生笑嘻嘻地打开皮夹,指着皮夹上的照片说:“您看!

  这上面有她的照片。”

  Martin,夏俊风和夏亦辰都朝照片看了过去。

  照片上,晓晓幸福地偎依在一个阳光,帅气的男孩身边。

  两人都笑得很开心。

  看到照片的那一刻,亦辰只觉得心脏被重重一击,脑子“嗡!”地一声。

  Martin的声音变得有些飘忽,隐隐约约听他说道:“嗯!不错,是晓晓。

  照片上的男孩子我见过,以前晓晓在我那里教古筝时。

  男孩子过来接过她好几次,应该是她男朋友,他们看来感情很好。

  男孩子高大帅气,对他体贴得不得了……”

  亦辰听到这里,反应过来,他强迫自己收住心神。

  着急地打断Martin,问道:“Martin,你确定她有男朋友?

  你说看到她男朋友,是什么时候的事?”

  Martin有些奇怪夏亦辰的反应,不止他,就连夏俊风都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但看他那急切的眼神,Martin还是回答道:“嗯!应该是一年多前。

  那个时候,我们有一家琴行,开在复华大学附近。

  正好有人要学古筝,我们就发了招聘老师的广告。

  想不到吸引来了晓晓,她古筝弹得好,又是高材生。

  很受家长欢迎,有时候帮她排的课晚一点。

  照片上的这个男孩子就会过来接她,那个男孩子真人,比照片上还要帅。”

  Martin看看亦辰,说道:“嗯!和你差不多,个子也很高。

  我曾经问过晓晓,她说是她男朋友。

  不过说实话,这个男孩子的确不错,配得上晓晓。

  对晓晓很好,无论多晚,都会过来接晓晓。

  一年前,我们琴行搬家,路程太远。

  晓晓过来不方便,也就没有和我们合作了。

  这次古筝拍卖,我想到晓晓,提出让她帮忙。

  没想到,她人这么好,竟然免费帮忙演出……”

  亦辰脸色发白,他看了一眼Martin,

  有些急切地问:“嗯!一年前的事情。

  那现在,他们分手了吗?”

  Martin一汗,这个问题有点过了吧!

  好端端的,怎么说人家分手?再说,分不分手他怎么会知道?

  他看了一眼亦辰,摇摇头,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但我想应该不会吧!

  你看晓晓现在钱夹里,还留着两人的照片,她这边应该还喜欢这个男孩子。

  至于那个男孩子,我想更应该不会。

  晓晓这样好的条件,有哪个男孩子会舍得和她分手?

  再说,从当时的情况来看,这个男孩子对晓晓简直体贴得不得了。

  他要是提出和晓晓分手,打死我都不相信。”

  他这个话一出来,亦辰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他阴沉着脸,陷入沉思,一句话都不再说了。

  这下,Martin和夏俊风都感觉到他的异样了。

  Martin看了一眼夏俊风,犹豫了一下。

  终究还是问了出来:“亦辰,你……你之前认识晓晓吗?

  对了!你怎么会问起她和男朋友分手的事?

  你知道点什么吗?”

  亦辰心中愤怒异常,他抬起头,冷冷说道:“我不认识她。

  她的事情我也不清楚。”

  Martin看他的脸色有些不对,也不便再追问下去。

  气氛有些冷下来了,这时,晓晓正好打完电话回来了。

  她抱歉地笑笑,说道:“对不起,刚才正好有点急事。

  需要处理,让你们久等了。”

  她说完后,夏俊风笑笑,刚要开口说话。

  谁知道,夏亦辰已经阴阳怪气地说话了:“没关系!我们理解的。

  是不是男朋友有事找你?你们腻歪一下,大家也是可以理解的。”

  他这话一说,夏俊风不由得皱皱眉头。

  朝他看了一眼,眼神中已经有了些许责备。

  晓晓大吃一惊,她奇怪地看了一眼夏亦辰,犹豫片刻。

  咬咬嘴唇,终究还是问道:“男朋友?”

  夏亦辰气冲脑门,根本没有理会他三叔的眼光。

  他粗鲁地将皮夹从Martin手中抽出来,打开它,递到晓晓面前。

  冷冷问道:“你的皮夹掉了,刚才服务生送过来的。

  喏!看看,是你男朋友吧?

  看样子你们很甜蜜嘛?对了,他今天过来接你吗?”

  晓晓看到照片,脸色大变。

  亦辰看到她的神色,更加愤怒,被抓现行了?

  看她那心虚的样子,这个女人果然能装,她前脚告诉自己没有男朋友。

  后脚就被抓到,将两人合影的照片放在皮夹上,还被Martin漏了她的底。

  怪不得,她不要让公司的人知道他们的关系,原来她是打算一脚踏两船。

  玩弄自己的感情,把自己当傻瓜,让自己像个白痴一样追着她。

  他越想越气,恨恨地盯着晓晓,

  冷言冷语地说道:“怎么了?苏小姐,怎么不说话了?

  这是什么情况?有男朋友,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说出来给我们听听。

  Martin刚才还在说你和他,以前的甜蜜事呢?

  不会是你们分手了吧?

  我就奇怪了,为什么分手了还留着人家的照片?”

  他这个话一出来,晓晓猛地抬起头,愤怒地看着他。

  夏俊风也怒了,今天亦辰,真的有些过了。

  就算他刚刚分手,心情不好,也不应该拿别人撒气。

  他终于出声:“亦辰,时间差不多了,你明天还有事。

  也该先回去了。”

  Martin也看出情况不对,他赶紧上前,打起了圆场。

  说道:“对不起!晓晓,是我不好!

  刚才服务生送皮夹过来,我就多说了两句,关于你和男朋友的事情。

  不好意思!说到了你的隐私。

  对了!你们现在还好吗?

  等下结束,他过来接你吗?”

  晓晓低下头,没让人看到她的表情。

  她深吸了一口气,重新抬起头。

  脸上恢复平静,轻轻说道:“没关系,Martin,

  你说的是事实,没什么好抱歉的。

  我和他……很好,他现在不在魔都。

  我等下会自己回学校。”

  “不在魔都?哦!也对,现在是暑期。

  他应该回家了吧?”Martin有些奇怪,

  旋即反应过来,自以为是地帮晓晓解释。

  晓晓笑笑,未置可否。

  结果晓晓和Martin这番话一出来。

  彻底将夏亦辰点炸了,还有比她更无耻的女生吗?

  她居然敢明目张胆地,在自己面前,承认她和那个男孩子的关系,

  连丝毫掩饰都没有,她就这么耐不住寂寞。

  简直就是一个碧琪,那个男生暑期不在,她就和自己眉来眼去。

  骗自己没有男朋友,还到处勾三搭四。

  现在被揭穿,连丝毫愧疚都没有,就这么坦然地承认。

  她真当自己是傻瓜,软柿子好欺负吗?

  安娜前面才把自己当个橡皮泥一般揉捏,以为自己没有半点脾气。

  这个苏晓晓就更过分,以为自己真的是吃素的吗?

  他蹭地一下站了起来,嫌恶地看着苏晓晓,

  冷笑道:“那真是可惜了,他不在没人送你回家。

  早知道他不在,你就应该答应,刚才那个家伙喝杯酒。

  人家刚刚还说要请你喝杯酒,还说要买下这把古筝送给你。

  说不定你弄得人家高兴了,他再把你送回去。

  省得你自己回家了。我相信,这种脚踩两只船的事情。

  苏小姐一定会做得得心应手。”

  苏晓晓气得脸色发白,她盯着夏亦辰,说道:“你……”

  她虽然不晓得,亦辰说的那个请喝酒的家伙是谁。

  但他那个语气,那些话语,已经明明白白地表明了他的鄙视。

  这下,夏俊风彻底怒了,他站了起来。

  对夏亦辰吼道:“亦辰,够了!你今天喝太多了。

  你先回去吧!”

  说完,他有些抱歉地对苏晓晓说道:“对不起!晓晓,

  今天亦辰有些喝多了,他心情不好,刚刚和女朋友吵了一架……”

  “三叔!”亦辰瞬间石化。

  他还没有来得及阻止,夏俊风已经说出了口。

  苏晓晓脸色剧变,她抬起头,冷冷地望向亦辰。

  轻轻问道:“原来是这样,夏先生……嗯!”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夏先生是和女朋友吵架了,心情不好!

  我明白了。”

  夏亦辰看到晓晓的眼神中,温度全无,出现冰冷的阵阵寒意时。

  他刚才的愤怒瞬间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强烈的惊慌,不安。

  现场出现难得的沉默。

  晓晓轻轻拿起桌上的钱包,站起身来。

  对着夏俊风说道:“对不起!夏总,明天我还要参加培训。

  我该回学校了。”

  夏俊风犹豫了一下,终于说道:“晓晓,现在有些晚了。

  要不,我送你回去吧!”

  晓晓摇摇头,轻轻说道:“夏总,不用了,我下去叫车很方便的。

  再说,您今天喝了酒,自己也要叫车。

  不用带上我,我没事。”

  夏俊风只好点点头,说道:“那好!你自己注意安全。”

  晓晓点点头,看向Martin,和他道别后。

  和夏亦辰擦肩而过,径直朝外走去。

  ------题外话------

  今天的一万字奉上,喜欢的朋友们多多支持,鲜花收藏顶起

【火葬场老员工自述:有一种尸体打死也不烧!】

天师密码地球最后一条龙我秦始皇打钱蓬莱间小说

上一篇:第五十二章 彻底崩了目录 → 下一篇:第五十四章 苏晓晓的秘密

挑错、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