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房事网 - 海量小说最新章节无弹窗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 主页 > 完本小说 > 苗疆房事 >

第十一章 小木匠力薄受擒

更新时间:2018-09-26 22:53

小木匠瞧见哑巴在偷偷喝那剩下的鸡汤,还嚼了鸡骨头,觉得里面就算是有哑药,想来也不急,于是回答道:“还行,挺香的,只是让先生破费了。”

他说着话,嗓音故意弄得有些沙哑。

吴半仙听了,问他怎么回事,小木匠摇头,说不知道,可能是夜里着了凉。

听完这话儿,吴半仙关心两句,然后说道:“破费什么?你师父的事情,说到底还是因我而起,现如今他不知踪迹,我想要弥补都没有门路,自然是得好好对待你这剩下的徒弟;你也别担心,林一民是个有本事的人,案子嘛,总会弄清楚的。”

他宽慰小木匠几句,甘十三点头应着,等进了屋里,吴半仙突然问道:“今天刘家小姐过来找你啦?”

这一句突如其来的话语,却将小木匠的魂魄都给吓得飞去。

他站住身子,缓缓回过头来,看了吴半仙一眼,然后若无其事地说道:“对,她路过的时候,正好碰到了我,说想跟我道个歉……”

吴半仙听完,点了点头,说道:“这个小妮子倒是个善良的好孩子,只不过她在刘家的地位不高,也不得刘老爷喜爱,代表不了刘家的意思,要不然倒是能够帮你将你师父的东西给要回来。”

他不置可否地说了两句,也没有继续问下去。

如此又过了一晚,次日吴半仙一大早又出了门,小木匠这回没有敢乱走,留在了草堂里,帮忙收拾家务,中午还睡了一个午觉,下午醒来时,感觉不对劲,瞧了一眼桌子,发现上面居然放着一个信封。

信封拆了的,他从里面摸了一封信来,仔细打量一眼,瞧见上面龙飞凤舞的草书,顿时就感觉到遍体发凉。

这封信,正是他昨日委托刘小芽帮忙寄出去的信件。

上面还有他的落款。

而现如今,那一封承载了他大部分希望的信件,却突然静静地躺在了他屋子里的木桌上,仿佛在嘲笑他所有的努力,都不过是徒劳。

这里面,到底是哪一个环节,出现了问题?

小木匠不知道,他脑子飞速转动着,猜想着各种可能性,而就在这个时候,窗户被推开,一张满脸横肉的脸闯入了小木匠的眼帘来,随后冲着他咧嘴一笑:“是不是有点想不通?”

小木匠瞧见这凶汉,有些慌张地向后退去,然后说道:“你是谁?你在说什么?”

他退到床边,发现门口站着吴半仙,正面无表情地打量着他,小木匠感觉坏事了,却还垂死挣扎着,对吴半仙说道:“先生,到底怎么回事?这个人到底是干嘛的?”

吴半仙指着桌子上的信件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小木匠虽然对刘小芽十分信任,但也作了防备,信上并没有太多的内容,所以稳定下情绪之后,解释道:“就是一封给朋友的信——我上次跟您提过的屈老八,我们一直都有联系,经常通信,我这边遇到了事情,心中苦闷,无人诉说,也就只有跟他讲一讲啦……”

吴半仙听到,似笑非笑,抚须说道:“哦,是么,你们的感情,倒是极好的。”

小木匠说完,有了些底气,于是反过来问道:“我托刘小芽寄信,怎么又到了这里来?难道是她交给你的?”

他略有些气愤,而外面那年轻汉子却哈哈一笑,说那小娘子倒是挺仗义的,只可惜信到了邮差手里,就由不得她了——小子,你别看着老老实实的,但鬼心眼还挺多的嘛,还知道扮猪吃老虎,猪鼻子插大葱,在这儿跟我们装蒜呢?

小木匠感受到这年轻汉子身上散发出来的不友好,瞧见他随时作势欲扑的样子,赶忙回过头来,对吴半仙说道:“先生,到底怎么回事?他不信我,你可一定要信我啊,我……”

他还待说写什么,吴半仙却叹了一口气,说道:“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孩子,活着不好么?就算是当狗,总比死人要好太多啊。我本想留你一条性命,没想到你实在是太聪明了,让我都看走了眼。这样的你,我可不敢留啊……”

他说完,将手中提着的东西,往地上扔去。

小木匠往地上一看,却是一滩泥土,泥土里面,还混着许多的鸡肉。

那是他昨天埋在药圃里面的。

他抬头,瞧见哑巴站在门边,正一脸害怕地看着他,眼神闪烁。

瞧见这些,小木匠终于没有了侥幸心理。

他聪明,但别人也并不傻。

谁都不是好骗的。

吴半仙摊了牌,小木匠就知晓事情绝对没办法隐瞒了,当下也是没有任何犹豫,右足一蹬,就朝着吴半仙扑过去。

先前的时候,小木匠就知晓这老狐狸脑袋活泛,但身手一般,他能够感觉到窗外那个浑身散发着野兽气息的年轻汉子是个厉害角色,自己要逃,未必能行,当务之急,就是想办法稳住阵脚,让自己的手里多一些底牌。

而擒住吴半仙,将他拿在手中,就是最大的底牌。

这也是唯一的活路。

小木匠人看着憨厚沉稳,但并非简单角色,危急关头,立刻有所决断,却不料扑到一半,那窗外的汉子竟然出现在了房间里面来,猛然一脚,却是戳到了他的胸口处,巨力传来,他整个人都直接砸在了竹墙之上。

倘若是木板墙,凭借着这般力道,估计就直接破墙而出了,但那竹墙韧性极大,受力之后,直接反弹,将小木匠绷回了地上来。

小木匠在这会儿,也展现出了那晚查找厌媒时的厉害身手,直接从地上弹了起来,随手往床上一抓,将草席往对方脸上猛然一甩,随后没有再尝试去挟持吴半仙,而是朝着空窗户跳出。

他这边刚刚跳到了院子里,突然间眼前一花,原本在屋子里的那凶汉子,居然又出现在了外面,又是一脚踹过来。

那人的身手了得,一脚踹来,又狠又准,刚才那一脚都踹得小木匠腹中痉挛,疼痛难挡,此刻倘若是再中一下,估计他就要疼晕过去,所以也是赶忙闪躲。

小木匠自小与人学过刀法,就算是不与人争斗,但身体的协调性还是很厉害的,对方来势汹汹的一脚竟然避开了去。

然而那人一脚未遂,又来一脚,紧接着三四脚,七脚八脚,双脚轮流,居然踢出了虚影来,持续不断,连绵不绝,每每过来,却有破空之声,凶狠无比,小木匠虽然身手不错,但并没有与人有过这般高强度的拼斗,一番厮杀下来,身上中了好几脚,终于难以支撑,翻倒在地。

那凶人显得十分暴戾,瞧见小木匠摔倒在地,快步走上前去,一脚踩在了小木匠的脑袋上,重重一碾,小木匠受不过,直接就昏死了过去。

随后那人抬起脚来,眼看着就要一跺脚,将人脑壳踩碎,屋里的吴半仙瞧见,赶忙喊道:“等等。”

他叫得焦急,声音都有些变调,就怕对方一个不留神,来个血溅三尺。

那年轻汉子停到,眉头一皱,终究还是没有踩下去,而是扭过头来,看着吴半仙,瓮声瓮气地说道:“虽然我师父让我他不在的时候都听你的,但他另外还有交代,这小子倘若是隐藏心机,知晓太多,肯定是不能留的……”

吴半仙苦笑着说道:“我不是拦着你别杀他,而是让你别在我这里杀人——这镇子上能人多,你这光天化日之下,在我这儿杀人,回头别人路过,一望气,说不定就能瞧出来。”

年轻汉子不屑地说道:“说白了你就是不想担事儿呗。”

吴半仙有些郁闷地说道:“我是这儿的坐地户,跟你们这种纵横江湖的豪侠不一样,而且你师父这事儿,我也只是帮忙,并不想牵涉太多啊。”

年轻汉子说:“说得你好像小白羊一样。”

吴半仙拿他没有办法,只有赔笑:“相互理解吧。”

那凶汉子瞧见他如此赔笑,也不再犯浑,说道:“你去找驾马车来,还有草席,我将他裹了藏好,拖到山林野地里去,挖坑埋了,保准不给你沾染一点因果,成不?”

吴半仙笑了,说我看成,黑牛,黑牛,去套车……

几人一番张罗,找了马车套上,将地上的小木匠用草席一裹,上面堆些木材稻草,整理妥当,吴半仙和哑巴将人送出门,那凶汉子就大大咧咧地赶着马车,往镇子外面走去。

这三道坎镇街道不长,凶汉子赶着马车出镇时,正好碰到两个穿着新式装扮的后生进来。

其中一个圆头圆脸、长相有些滑稽的小年轻与凶汉子交错而过,两人的目光在空中对视了一下。

 

圆脸小年轻停下了脚步,皱眉,低声说了一声:“咦?”

另外一个年轻人则说道:“老八,怎么了?”

那圆脸小年轻盯着凶汉子的背影渐行渐远,微微皱眉,却并没有说什么,笑了笑,说道:“没什么,对了,知义,你家在哪儿?”

那个叫做知义的年轻人说道:“就在前面,镇子上最大的院子,就是我家。啊,我妹妹来了……”

他的话音刚落,远处的石板街上,有一个穿着蓝褂子的少女挥舞着双手,大声喊道:“二哥,二哥,你终于回来了!”

 

 

上一篇:第十章 鸡汤可还好吃?目录 → 下一篇:第十二章 临死来个问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