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90年代养大佬网 - 海量小说最新章节无弹窗在线阅读!

第46章程艾站在原地2

更新时间:2019-08-17 19:07

她应该放弃追求梁鹤鸣,让梁鹤鸣和他的原配在一起吗?坦白讲,梁鹤鸣没有任何对不起她的地方,前世,梁鹤鸣出于情义出钱料理了她的丧事,让她安心去了,一想到这一点,她便觉得梁鹤鸣是爱她的,只不过那时候的她不懂珍惜,出轨了别人,还怀了别人的孩子,伤了梁鹤鸣的自尊心。
  
  她原本想以拯救者的姿态出现,拯救梁鹤鸣的弟妹儿子于水火,用钱收买人心,可现在,苏惟惟做了她能想到的所有事,并且比她做的更好。
  
  如果她出于感恩让梁鹤鸣找回记忆,和苏惟惟在一起,或许他们也能过得很好。
  
  可她就是不甘心。 
  
  程艾躲在梁家门口的树林子里,偷偷观察苏惟惟,苏惟惟刚端了一盆衣服出来,那盆就被梁敏英抢去了,梁敏英说了几句,大意是叫苏惟惟去坐着,家务让她来。之后苏惟惟弄了一串玉米棒,想挂到门框上,她刚端着凳子出来,梁卫东就抢在前面把玉米棒挂好,随后梁小弟出来教梁小妹和琤琤写作业,梁明苏则翻看苏惟惟买的几本书,和苏惟惟讨论。
  
  任谁都看得出这一家子人感情非常好,和谐友爱,程艾梦想中她和梁家人的相处就应该是这样。
  
  前世她瞧不起这一家人,可后来他们所有人都成了让她仰视的人物,这一切衬得落魄的她像个笑话,那样的不甘、委屈、后悔煎熬了她十几年,她多想时光倒流,让她有机会扭转这一切,现在机会来了,这场景一点没变,可女主角却换了人,成了苏惟惟。
  
  程艾的不甘被放大到极致,她狠狠攥着手,心中冷嘲,她到底有什么可犹豫的?把梁鹤鸣那样的好男人让给他的原配,她是傻了吗?她不该有心理负担的,毕竟在苏惟惟看来,自己男人已经死了,而梁鹤鸣也根本不知道他是谁,根本不知道在这村子里还有一家人在等着他,她根本不用做什么,她只需要潇洒离开,然后阻挠梁鹤鸣找回记忆,这样一来,梁鹤鸣永远也不会回到这里,而苏惟惟也永远不会知道,她的男人根本没死。
  
  到时候,她还有岁月静好的一生,主角是梁鹤鸣。
  
  苏惟惟用余光看向程艾站立的位置,不知何时程艾终于走了。
  
  临近天黑时,张桂花和石桂英都来了,拉着她说今天有个奇怪的女人一直打听她的事,还在门口站了很久。
  
  “我知道了,我会小心的。”
  
  “现在这社会太乱了,知人知面不知心,我看她眼神不对劲,还冒充是你同学,这人肯定有问题,你啊,可得小心!”石桂英有些放心不下,一直提醒苏惟惟。
  
  苏惟惟微勾唇角,她是不怕的,只是想知道,程艾下一步会怎么走。
  
  -
  
  苏惟惟的试卷卖的不太好,她一直想着其他赚钱的方法,想到前段时间区中学的张主任提到过卫海高中的试卷,她有些心动,想去一趟省城,看能不能搞到卫海高中的资料。
  
  苏惟惟问过梁卫东,他读了五年半高中都没做过卫海的试卷,虽然听过卫海的名号,可校方一直没能弄到卫海的试卷。
  
  “但卫海升学率那么高,他们一定是摸索到了自己的教学模式,出的卷子肯定也很好。”
  
  苏惟惟点头,能在这个年代就有这么高的升学率,卫海的教学肯定毋庸置疑。
  
  “卫海的试卷真有那么难弄吗?”
  
  梁卫东摇头,“离的太远了,谁也不可能为了试卷单独去一次吧?就是能去,也不一定能买到。”
  
  越是这样,苏惟惟越想去一趟,要是弄不到那就只当是旅游了,若是能弄到,那肯定能大赚一笔,且对梁卫东来说也是一件好事,想到这她去市里买了去省城的火车票,可谁知到了那才发现眼下正值春运,省城的票根本买不到。
  
  梁敏英沉吟道:“嫂子,我上次去上海认识的那个卡车司机,他手头有很多车队的电话,你要的话,我问问看能不能把你给带上。”
  
  梁敏英问了一通,对方都说不方便带,但他知道有一个在县城做活鸡批发的商贩定期去省城,车上能带人,就是要付车票钱。
  
  苏惟惟想都没想立即答应。
  
  “嫂子,我也要去!”梁小妹哭唧唧地抱着苏惟惟大腿撒娇,“嫂子你不能丢下小妹,小妹一个人在家是很可怜的,你就带我吧!带我吧!”
  
  她鼻涕眼泪哭得一脸都是,苏惟惟哭笑不得,“你别抱我大腿,再抱下去嫂子裤子都要掉了,我这次去省城是为了工作,不方便带你。”
  
  “嫂子……你不爱我了!”梁小妹哭得更凶了,“你不爱小妹了,你要离开小妹了,小妹会很想很想你的。”
  
  梁小妹戏精上身,苏惟惟看得直想笑,“好了,这件事没的商量,我过几天就回来,到时候嫂子给你买新衣服好吗?”
  
  梁小妹哭着摇头,“不要新衣服,就要嫂子!就要嫂子一个人!”@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苏惟惟哄不好她,便只好把新买的书拿出来,梁小妹很快被转移注意力,和梁卫东一起看书去了,倒是琤琤,蹙着眉头看向苏惟惟,一声不发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苏惟惟又掏出一本书递给梁小弟,“小弟,这书送给你。”
  
  梁小弟一怔,不敢相信地看向那书的封面,“这是关于股市的书?”
  
  “是啊,就是县城书不多,好不容易在旧货摊上找到一本,你不嫌弃就行。”
  
  梁小弟手紧紧攥住那书,他怎么会嫌弃呢?他高兴还来不及呢,之前他去书店租过书,可书店大部分是言情小说和武侠小说,这种经济类的书特别少,他找了好几家书店都没找到一本股市相关的书,谁知道嫂子竟然给他弄来了。
  
  梁小弟爱不释手,晚饭都没吃,一直在研究书上的知识。
  
  他摩挲着泛黄的书页,越看越激动,他总觉得他对数字有一定的敏感性,书上每次举例分析,他的判断都和正确答案一致,有时候书上会讲反面教材,他也总能判断出对方失误在哪里,给出的纠正措施和书里说的一模一样。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去实践一下,他真想知道,现实中的股市是否如书上讲的这般,能让一个穷困潦倒的人,一夜变成富翁。
  
  -
  
  当天凌晨,苏惟惟三点多便起床了,她轻手轻脚地掀开被子,怕吵醒孩子们,谁知等她洗漱好回来一看,她那宝贝儿子已经穿好衣服坐在床边上,一双黑黢黢的大眼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苏惟惟莫名咽了口水,这娃……怎么不走寻常路?
  
  “你怎么起来了?”
  
  琤琤指指外面漆黑的夜空,意思很明显。
  
  “妈妈要去很远的地方,这一路很颠簸,你还是在家跟小妹一起玩吧?”她说着要把琤琤拉回被窝,谁知琤琤却猛地从床上跳下去,抱住她的大腿放也不放,俩人维持这个姿势,不管苏惟惟怎么甩,都没法把这腿部挂件给甩开。
  
  她被气笑了:“梁琮琤小朋友!你不能这么无赖,你别以为你长得好看我就不揍你。”
  
  琤琤抿着唇,眼里带着明显笑意。
  
  放是不会放的,永远都不会,他当然不会像梁小妹那么傻,傻乎乎哭了半天,关键时刻却睡得跟猪一样,做人讲究的是策略,这一点,梁小妹永远也不会懂。
  
  苏惟惟甩不掉他,只好把他带上了。
  
  身后,被窝里的梁小妹睡得格外香甜。
  
  -
  
  这一路颠簸苏惟惟差点连胆汁都吐出来了,等到了省城附近,路况好转她的情况才好一些。
  
  琤琤虽然年纪小,可身体素质比她好多了,竟然奇迹般的没晕车。
  
  要知道,就连后面的一车鸡都晕的七荤八素,趴到了就再也没站起来,琤琤小盆友竟然面不改色一路看风景坐到了省城。
  
  琤琤第一次出远门,一路上十分新奇。
  
  苏惟惟身体好转之后开始给他讲解,琤琤不时点头,看得入迷,车子到达省城境内,苏惟惟正准备喝水,忽而天旋地转,紧接着猛烈的撞击声传来,她下意识紧搂着琤琤,用手臂把琤琤挡在怀里。
  
  等她回过神才意识到刚才竟然撞车了,好运的是,他们和司机都没有受伤。
  
  “宝贝,真没事吧?”苏惟惟真的吓得不轻。
  
  琤琤眨眨眼,刚才他真的很害怕,也差点被甩出去,关键时刻,妈妈把他拉了回来,抱住他,用身体保护他避免他受到撞击,最后妈妈额头撞了一个包,而他一点事都没有。
  
  苏惟惟揉揉额头下了车,后面的一车鸡,跑的跑伤的伤,扑腾了一地的鸡毛,情况惨烈。
  
  车主要哭了,“我的鸡!我的鸡啊!我的鸡不要我了!”
  
  鸡咯咯咯哒喊了几声,它们之前在笼子里待了一天,现在忽然被放出来,各个拼命地往前跑,纷纷振翅准备高飞,也不管能不能飞高,但姿态是有的。
  
  车主跑上去要追,可他越追鸡跑得越快,追了半天竟然一直鸡都没抓住。
  
  他哭丧着脸喊鸡回来,可鸡理都不理他。
  
  琤琤蹙了蹙眉头,也跟着去扑老母鸡,然而他刚靠近,那老母鸡竟蹭的一下踩着他的头往上飞,直接飞到树上去了。
  
  苏惟惟看得哈哈哈大笑。
  
  琤琤还没来得及郁闷,又有一只鸡踩着他的胳膊往上跳,之后更多的鸡围过来,似乎是知道他抓不住,故意过来气他。
  
  -
  
  隔壁的小区门口围着一群人,全都聚精会神地看着,琤琤懒得抓鸡了,便从他们腿间钻进去。@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只见一个穿着白色衬衫的男人坐了下来。
  
  “这位柯老是昔日知名的象棋高手,在我们国家都是数一数二的,年轻人你要想好了,你要是输了这10块钱可就没了!”
  
  柯老在这附近设了象棋棋局,挑战者可以随意押注,如果柯老赢了,挑战者只要把押注的钱给柯老就行,如果是挑战者赢了,柯老则给对方10倍的押注金。
  
  10倍的押注随便都是几十块,是以,来挑战的人络绎不绝。
  
  可柯老设局以来,从没输过,柯老保持不败纪录,吸引越来越多的人过来挑战,渐渐的,柯老的棋局成了这附近人尽皆知的奇景。
  
  所有人都知道,想赢柯老是不可能的事,可眼前这个年轻人却一押就是10元,莫非他真以为自己能赢这棋局?
  
  周围不时有提醒的:
  
  “年轻人自信是好事,还是少押点。”
  
  “对啊,先试一局,如果赢了再加注,没必要一上来就押10元吧!”
  
  “柯老的棋局是在本市很有名,你难道以为自己的水平能比得过这样的象棋大佬?”
  
  贺东霖撸起白衬衫的衣袖,露出精壮有力的手臂,他头也不抬,只手里捏着棋子,沉声道:“开始吧!”
  
  琤琤盯着他的脸,莫名觉得这人有点熟悉。
作者有话要说:
宝宝们,推个文哈。
文名:《穿成三个大佬的渣前任
作者:混元三喜
文案:
程懂懂穿进狗血小说里,成了同名恶毒女配。
豪门男友高调分手,斥责她骗了自己,不顾多年情分,迅速和程懂懂的表姐订婚。
按着剧情,她应该想尽办法和出身贫寒的小白花女主表姐抢人。
可程懂懂数数自己的账户余额,看看自己的富豪爹,觉得男人算什么?她要买买买,美美美!还一不小心红了。
这个时候,
她从前渣过的三个大佬找上门来了。
大佬1:年轻富豪。
大佬2:天皇巨星。
大佬3:学术天才。
三个大佬纷纷表示:这个女人骗了我的感情,这么多年我努力忘了她,可她偏偏高调出现,竟然还该死的诱人!
链接:http://www.sikabeila.com/zhaqianren/

上一篇:第46章程艾站在原地目录 → 下一篇:第47章贺东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