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90年代养大佬网 - 海量小说最新章节无弹窗在线阅读!

第14章刘玉梅2

更新时间:2019-08-03 00:4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读产经] http://www.sikabeil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可不管!我今天就打死这不要脸的!”说着一锄头又拍下去。
  
  正说着,穿着白色衬衫的苏惟惟走上前,疑惑地看向大家:“各位婶子,你们怎么都来了?”
  
  周保国一愣,“惟惟,你怎么在这?”
  
  苏惟惟眨眨眼,一脸不解:“保国叔你把我给说糊涂了,我这不是刚吃完饭没事做,就来地里割猪草,这刚割完一篓子打算回家呢,怎么大家都用这种眼神看我?到底怎么了?对了,刚才谁喊我名字?”
  
  周保国直接懵了,苏惟惟衣服穿得好好的,满头是汗,不过那汗一看就是因为割猪草热的,毕竟她那脸上还有没干的青草汁呢,她的背篓里装着一篮子猪草,没有半个小时割不了这么多。
  
  要是苏惟惟真的在割猪草,那草垛上被捉奸的女人是谁?
  
  刘玉梅还没回过神,就听到被打的奸夫求饶起来,等等!这求饶声怎么有点耳熟?江桃也是一怔,这声音听着怎么像她家男人?
  
  那男人吓得转过头,一看,就对上自己老娘和老婆那两张放大的脸。
  
  三人面面相觑,现场安静得有些吓人,那红梅想了半天才瞅着那女人嘀咕道:“这不是振江和隔壁村的爱琴吗?”
  
  谢振江脑门子被她老娘打得血淋淋的,头上到处是伤,后背也伤得不轻,他疼得直咧嘴。
  
  刘爱琴这才回魂,吓得赶紧把衣服套上,她男人前年死在了工地上,前段时间谢振江在打牌时遇到了她,动不动就来撩她,这不,一来二去俩人开始了地下工作。
  
  红梅又道:“我就不明白了,江桃啊,你不是说是惟惟偷晴吗?怎么闹到最后,你这个做老婆的竟然来抓自己老公的奸?”
  
  江桃面如纸灰。
  
  “还有玉梅你,你喊咱们来抓你儿子的奸,你这是认真的不?这说到底是你家务事,咱们来了实在是尴尬!”
  
  刘玉梅眼都直了。
  
  江桃眼泪都下来了,谢振江吓得不轻,求饶道:“老婆你别气,我回去再跟你解释!”
  
  江桃又恶狠狠地瞪了眼刘玉梅,转身跑了。
  
  刘玉梅脸都白了,她眼珠子瞪着,压根不明白江桃为什么冲她发火,这又不怪她,她哪里知道这奸夫会变成她儿子了?还有这女人,明明是苏惟惟!昨天苏惟惟说了晚饭时约在这里见面的,那男人还答应了来着,这怎么转眼变成谢振江和刘爱琴了?到底是哪里不对,怎么会变成这样!
  
  所以她闹了半天,被捉奸的竟然是自己的儿子,她不仅没帮儿子遮掩,还把村里人都喊来了,这就罢了,她还把自己儿子打成了这样,还让儿媳妇记恨上了。
  
  这这这……
  
  刘玉梅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周保国怪罪地看向刘玉梅,像是在看搅屎棍,也没去扶她。
  
  “什么人啊!弄到最后,她儿子才是一泡狗屎!还好意思装晕,咱们庄稼人整天地里刨食,身体壮得跟牛一样,你以为你是惟惟那小身板吗?”
  
  他这一嘲讽,刘玉梅哪里还好意思装?当即睁开眼,讪讪地坐起来。
  
  苏惟惟眨眨眼,疑惑道:“保国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我婆婆怎么跟过来了?对了,妈,你拿锄头来干啥?咱家地里农活都干完了,我不是说了嘛,这地里的活有我呢。还有大哥,大哥你怎么光着膀子?你别看这是夏天,傍晚温差大,很容易着凉的……”
  
  苏惟惟一副小白兔模样,把众人看得心疼不已,这都什么时候了,苏惟惟还关心她那坏心眼的婆婆和大哥,人家刘玉梅污蔑她要捉奸,她倒好,被人欺负了心眼还这么好关心她们。
  
  红梅冷笑:“惟惟,你婆婆就喜欢扛锄头,你大哥就喜欢光膀子,这事你别管了,走,去婶子家婶子请你吃西瓜。”
  
  “我家刚买了彩电,你带着琤琤去我家看电视,别理他们。”
  
  当下,穿着白衬衫的齐元新走过来,他看都不看苏惟惟,只道:“队长,我听说有人在捉奸,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保国叹了口气,刘玉梅之前还一直对外说奸夫是齐元新呢,人家齐元新明明在大队部工作,他没说话,甩着袖子走了。
  
  刘玉梅两眼一闭,差点又晕死过去,她很恨地骂谢振江:“你这不争气的孽畜!还不快穿好衣服跟我回家!”
  
  她到底是造了什么孽!捉奸不成最后还得拖着这么沉的锄头。
  
  -
  
  谢振江被捉奸的事瞬间传遍了整个村,江桃被臊得没脸见人,当即收拾东西带壮壮回娘家了,村子里闹开了锅。
  
  “说别人不要脸,我看最不要脸的就是她刘玉梅。”
  
  “是啊,她儿子偷寡妇,她还带人捉奸,你说着荒唐不?”
  
  “整天说惟惟这不好那不好,其实就是后妈容不下人家,人家惟惟身正不怕影子斜,都这样了,人家惟惟还好心关心她呢。”
  
  “惟惟太可怜了,哎……”
  
  “你说怎么会有这种人?”
  
  “可怜鹤鸣他娘死得早,鹤鸣也没逃过去,留下这一家子孤儿寡母的。”
  
  谢振江的名声全没了,他伤得不轻,躺在床上还要刘玉梅照顾,刘玉梅本就心烦,偏偏晚上谢宝芸回来哭闹,说是脸面都被谢振江丢没了,她一个没订婚的女儿家,人家要是知道她哥哥是这种人,谁敢要她?
  
  她说的倒也没错,刘玉梅没占到便宜,反而把儿子的名声弄没了,把儿媳妇气跑了,把闺女的好姻缘都作没了,她咽不下这口气,当下去周保国家,拉着张桂花道:
  
  “她姨,你可得听我说句话!我真是没一点冤枉她,她苏惟惟最近钱可多了,又是送梁卫东去市里读书,又是买衣服什么,你说她一个女人哪来的钱?我向你保证,我要是冤枉她就让我天打五雷轰!”
  
  张桂花猛地变了脸,气得推开她,“我呸!刘玉梅你也好意思,你就欺负惟惟是寡妇,又不是你亲儿媳是吧?但你再怎么着也不能这样作践她,她才二十多岁,就是真的有哪里做不到位的地方,你也该看在死去鹤鸣的份上,好好教导她,你总污蔑她算怎么回事!”
  
  “我真没污蔑,我亲眼看到苏惟惟跟那个齐元新说话的,我……”
  
  “呸!人家说话怎么了?我天天跟小齐说话,难不成你要冤枉我跟小齐有一腿?”张桂花怒瞪着。
  
  刘玉梅哪里敢?当下又道:“那你说她苏惟惟哪来的钱?还不是野男人给她的。”
  
  张桂花深呼吸一口气,气得胸口疼,她猛地呸了口痰,边上的人都过去扶她。
  
  “大家看看,这说的还是人话吗?可怜惟惟她亲婆婆死得早,这家里也没个当家人,让这后婆婆当家,整天挑事污蔑不说,还把惟惟和那几个孩子赶到一边吃饭,一分钱不给就想分家,你说天底下有这种好事?前几天卫东上学要一袋米,还是惟惟拿钱来我这买的,她刘玉梅不出学费就算了,一袋米都舍不得给!大家以为惟惟哪来的钱给卫东上学?”
  
  当下苏惟惟眨眨眼走过来,张桂花直叹气,拉着苏惟惟的手说:
  
  “这惟惟也是傻,明明自己卖血给卫东凑学费,却因为脸皮薄不好意思说,要不是卫东去医院哪里会知道他嫂子竟然卖血给他读书!这样的人你刘玉梅还好意思污蔑,你说你是人吗?”
  
  刘玉梅脸一白,苏惟惟竟然卖血给梁卫东读书?这可能吗?卖血能卖一百多块钱?她有多少血能卖?
  
  “惟惟啊,你家里困难就直说,怎么能去卖血呢?”
  
  “你看你瘦的,我说你怎么就长不胖,原来是一直在卖血。”
  
  “惟惟你可真是太善良了,鹤鸣有你这样的老婆真是他命好。”
  
  苏惟惟一愣,万万没想到这误会竟然越闹越大,大家看她的眼神怪怪的,赞许中充满了佩服和维护,所以,不知不觉,她竟然成了村民眼中的美德代言人?有代言费不?
  
  苏惟惟干笑,也不知道该说啥,也不敢问,就笑眯眯接下了这从天而降的代言。
  
  当下,一个穿着白色波点长裙的女人扒开人群走过来,“嫂子?你在这干啥呢?”
  
  是老三梁敏英。
  
  梁敏英去年谈了个对象,对方是城里人,父母工作都很好,男方长得也不错,眼光也高,梁敏英是农村户口,一直想嫁去城里,毕竟嫁去城里就不用下地干活了,为了这个男人她费了不少心思,如今俩人谈了点时间打算结婚,这次回来正是为了说这事。
  

六合奇闻录第一卷地球最后一条龙九品相婿
上一篇:第14章刘玉梅目录 → 下一篇:第十五章男主光环